第七章 天下策(上)(5000)

宋起关中 作者:糖醋爆肚

第七章 天下策(上)(5000)

      洛阳虽破,但是最先攻占这里的王镇恶也算有眼力见,派人打扫了洛阳皇宫,刘裕一行人便住在了里面。
    洛阳宫城在东汉时分南宫和北宫,分别位于洛阳城南北,中间距离为七里,用复道将两宫连接起来。
    而到了东汉末年,董卓这个老熟人一把火烧了洛阳,皇宫自然也是烧了个一干二净。
    直到魏武帝曹操迎回汉献帝,也只重建了洛阳北宫,南宫就此遗弃。
    洛阳北宫历经魏文帝曹丕、魏明帝曹叡两代人的修缮,这才逐渐有了皇家气派。
    之后便是百年前作为西晋国都的洛阳被前赵军队攻陷,皇宫又受了一番摧残,只能通过个别一些建筑残栋来想象当年的碧瓦朱檐。
    所以刘裕一行人虽然只是臣子,住在皇宫里也不构成失礼的罪名。
    刘义真也被分配到一间小院子,听说是当年晋武帝嫔妃住过的地方,但此时没了器物装饰,和一般的房子也没什么差别。(晋武帝他老人家有一万妃子,堪称古代皇帝之最,妃子住的地方小点也是情有可原。)
    刘义真住进小院子,才发现里面早已有人等待。
    三个披甲大汉和一个女婢。
    “公子,我等奉大帅之命前来侍奉公子,任凭公子差遣。”
    刘义真一问才知道这是刘裕早早安排过来侍奉他的人。
    不知道刘裕是不是故意的,女婢给他安排的是一个黄脸老妇,唤作吴娘。
    她的手被繁重的粗活给磨出了道道厚茧,看着又可怕又可怜。
    眼里也尽是唯诺,让刘义真都不太敢搭话。
    但唯一确定的是——刘义真红袖添香的幻想破灭了。
    而三名壮汉却都是北府军精锐,刘裕亲兵,算得上是刘裕嫡系中的嫡系。
    想想也是,刘裕不会把自己儿子的安危交到别人手上。
    三人居然还是一家人,分别叫沈大、沈三、沈五。
    刘义真笑着调侃:“你们还有兄弟叫沈二和沈四吧。”
    看起来年纪最小的沈五憨憨的笑起来:“回公子,还真有!我二哥十几年前就死在荆州了,四哥几年前随大帅打燕国的时候不小心得病了,也死了。”
    刘义真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老五!”
    沈大对着沈五一声怒喝,沈五似乎很畏惧自己的大哥,就不再说话。
    刘义真扫过三人的脸,三人长相各异,要是不说真的看不出来三人是兄弟。
    年纪最大是沈大头上已经生了白发,沈三的脸上也有些沟壑,只有沈五看着正是精壮的年龄。
    似乎是察觉刘义真的目光盯着他的白发。
    沈大对着刘义真屈身一拱手:“公子,我和老三虽然已经老迈,但绝对誓死保护公子安全!”
    刘义真连忙扶住沈大。
    刘义真又望向沈三:“这位兄弟不爱说话?”
    沈三摇了摇头,张开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空无一物。
    沈大解释道:“老三性直,年轻的时候嘴巴也不太干净,有次得罪了一个世家公子,被那公子的侍卫砍了舌头。”
    刘义真再次无言。
    看着这些上了岁数的老兵,刘义真心头一时间有些发堵。
    万千感慨最后只化为一句:“以后就拜托你们了。”
    “愿为公子赴汤蹈火!”
    沈家三兄弟齐齐下跪,让刘义真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既然做了我的亲卫,那我就立个规矩,别见到我就跪来跪去的。”
    被三个老兵跪拜,刘义真心里是真的担当不起。
    “这...”
    沈大有些迟疑。
    “行了,就这样,再说了,你们跪来跪去的,万一这个时候有刺客出现你们都来不及反应,反而影响不好。”
    这下沈五不干了,他似乎天生就有股牛劲,硬是反驳起刘义真来。
    “公子未免太小觑我的本事了,我给你表演一下!”
    眼看沈五较起真来,沈大又瞪着眼睛想要呵斥,却被刘义真拉住。
    只见沈五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几人就这么尴尬的在小院里大眼瞪小眼。
    突然。
    风动。
    叶落。
    沈五瞬间暴起,行云流水的抽出腰间别着的长刀,没有多余的动作,斜斜向上挥动。
    收刀。
    叶断。
    刘义真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要不是再三确认了这是真实的世界,他还以为穿越到武侠世界了!
    不同的是没有那种花里胡哨的武功招式,只有堪称人类极限的反应速度与动作。
    刘义真感慨道:“真虎士也!”
    沈五虽然给刘义真上了一课,但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战力天花板还是他老爹刘裕。
    他是唯一一个在正史上记载能一个人追着一千人砍的猛男!
    虽然有夸大因素,但还是能看出这个时代的军人绝不是只会简单的花架子,他们是真正将自己训练到一种极高水平的格斗家。
    刘义真一念至此,顿时感觉自己的安全有了极大的保障。
    至少在洛阳城内自己应该不会有生命之危了。
    晚上。
    刘义真的晚餐是一小鼎肉粥,清香的粟米混合着动物油脂的芳香,使得刘义真胃口大口,稀里哗啦就干完了一碗。
    正要吃第二碗的时候,却发现沈大他们居然还在吃着干巴巴的军粮。
    他们作为亲卫,军粮和一般士卒不一样,每天也有着肉干,但依旧是难以下咽。
    “沈大。”
    正嚼着干粮的沈大一听刘义真叫他瞬间丢下粮食,起身站好。
    没想到刘义真上前捡起沈大丢下的军粮放在怀里,亲自从小鼎中盛了一碗肉粥放在沈大手里。
    “公子,这...”
    沈大有些不知所措,刘义真连忙握紧他的手:“小心别洒了!我也就这么一点,肉粥你吃一碗后给吴娘也送一碗过去,剩下的让你两个弟弟分了。”
    “公子,使不得!”
    刘义真瞬间变脸:“怎么?本公子的话不管用了?”
    沈大这才颤抖的端起肉粥大口送入肚中。
    “嗯,出去吧,这几天天天行军,你们也早些歇息。”
    说罢刘义真就吹灭了油灯,直接毫无顾忌的四肢摊平躺在了床榻上。
    沈大小心的端起盛粥的小鼎悄悄带上门。
    “大哥,你端的是什么东西?闻起来好香。”
    憨态可掬的沈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沈大身旁,眼珠子直勾勾盯着沈大手中的小鼎。
    “这是公子赏下的肉羹,让我分与你们。”
    沈五一听,眼疾手快的就要去接小鼎,却被沈大一脚踹出几米远。
    看着沈五委屈的眼神,沈大骂道:“公子说了先分给吴娘一碗,你这憨货难不成想连鼎端了?”
    “嘿嘿。”
    沈五心虚的挠了挠头。
    沈大端着碗给到吴娘的时候,吴娘先是惊骇,后是推辞,直到沈大再三强调是公子的意思,吴娘才敢接受。
    剩下的自然被沈三和沈五分食。
    沈五吃到最后,直接把小鼎抱起来,伸出舌头,将小鼎舔了个底朝天,这才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震山响的饱嗝。
    “你个憨货!公子入睡了,你给我轻点!小心得罪了公子出来治你的罪!”
    沈大怒视着沈五,大有掐死他的心情。
    沈五嘿嘿直笑:“我看公子是个好人,不会的,大哥你少唬我。”
    沈大也有些唏嘘:“是啊,公子是个好人。”
    他想起来早年间和刘裕一起征战于沙场的时候。
    那时候刘裕和刘义真一样,对他们这些老兄弟也是无微不至,仁至义尽。
    “大帅与公子,都是难得的好人,所以你们听清楚了,决不能让公子掉一根寒毛!”
    沈大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坚定。
    沈三与沈五也右手捶胸,刚才还嬉闹的三人身上猛然爆发起一股寒冷的杀气。
    三人都是粗人,不知道什么“以烈士报君”的场面话。
    他们只知道,人要懂得报恩。
    而且。
    好人,
    在这个世界,本不应该受到伤害。
    ——————
    刘义真睡得很香。
    他梦到了自己还是那个混吃等死的刚毕业大学生,没有梦想,没有追求。
    一个月领着三千多的工资,买不起房,结不起婚,甚至连病都生不起。
    除了有个不怎么费钱的爱好——历史,他都不知道自己和一个机器有什么区别。
    接着他又梦见了自己身着战甲,被一伙面目狰狞的胡人逼到绝路,他能看清每个人的眸子,他们举着长矛刺在了刘义真胸膛,放声大笑。
    而刘义真的身体也开始逐渐冰冷。
    “呼!”
    刘义真这才惊醒,发觉是一场梦时又怅然若失。
    无论怎样,还是和平盛世最好啊。
    宁为太平犬,不当乱世人。
    前世自己虽然活的不怎么样,但这个乱世似乎更糟。
    就在刘义真发着感慨,却发现四肢有些僵硬。
    大意了!
    北方天冷,自己昨天睡觉貌似没盖被子?
    怪不得梦见自己“凉了”。
    费劲的活动着有些疼痛的四肢挣扎着推开门,却发现沈家三兄弟已经早早在院子里训练。
    “公子!”
    三人见刘义真出门,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
    刘义真的身子还是有些僵硬寒冷,看着沈家三兄弟的头上却是冒着白雾,当下灵机一动。
    “你们从今往后便带着我一起训练吧。”
    三人倒是没有拒绝,因为刘裕平日早上也要活动一下筋骨,他们这些亲兵早已习以为常。
    刘义真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又看了看沈家三兄弟那结实的肌肉,下定决心要好好锻炼,早日解锁“猛男”成就。
    理想很丰满。
    现实一如既往的会毒打你。
    刘义真在热身阶段,一不小心就拉了胯。
    这不是比喻。
    是真的拉了胯...
    刘义真信心满满的要给三兄弟演示一下自己在运动会上看到的运动健儿们拉伸时的动作。
    一个压腿,扯大了没收回来,刘义真的脸色就变得异常痛苦。
    仔细检查了一下,应该是拉了筋。
    于是刚出门不到三分钟到刘义真有被沈大抬进了屋子。
    刘义真脸对着枕头,咸鱼状的趴在床上,感觉自己已经社死了。
    虽然沈大没说话,但是沈五那个憨憨刚才的表情分明在说——
    就这?
    算了,本公子大人有大量,不和憨憨计较。
    不过如果可以,他还是想换个地球重新生活。
    屋漏偏逢连夜雨。
    “公子,王弘王公在外面求见。”
    刘义真此时大腿剧痛,但王弘来见他他又怎么好不见?
    忍疼挣扎着起来坐在床榻边,刘义真龇牙咧嘴的说道:“让王公进来吧。”
    王弘出身于琅琊王氏。
    就是那个王与马共天下的王氏。
    他的曾爷爷是东晋宰相。
    他爷爷是东晋中领军。
    他爹是东晋司徒。
    王弘现在自己的官职就有琅邪王大司马从事中郎、宁远将军、琅邪内史、尚书吏部郎中、豫章相、中军咨议参军,大司马右长史及吴国内史。
    在重视门第出身的魏晋,整个天下都没人敢说自己的身份比王弘尊贵。
    皇帝也不行!
    毕竟王氏在东汉牛壁哄哄的时候,司马懿都还是个小吏。
    所以刘义真自然不敢摆架子。
    “家父刘寄奴”这一套在王弘这真的走不通。
    “臣王弘拜见公子。”
    王弘走进屋内,也让刘义真终于看到了这位大牛。
    王弘身穿着这个时代最流行的大袖衫,面容庄毅,看得出来是个一丝不苟的人。
    刘义真打量着王弘的同时,王弘也迅速扫了一眼刘义真。
    前些日子刘义真献计阵破魏国三万骑兵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
    王弘虽然不长于军事,但对刘义真也十分好奇。
    可今日一见却大失所望。
    刘义真居然就这么大赖赖坐在床榻上接见自己这个朝廷重臣。
    这让王弘多少感觉自己被人轻视,心中也多了几分不喜。
    刘义真没察觉到王弘的情绪,见王弘前来赶紧让他入榻而坐。
    “学生久闻先生大才,却一直不得相见,今日一见果然是气宇轩昂!”
    刘义真的姿态摆得很低,而且没从官场上的层次说事,反而以学生的角度将自己身段放在晚辈身上。
    王弘的面色也缓和了少许,口称不敢。
    刘义真当然是想和王弘处理好关系,他背后的力量简直不要太大。
    可是聊什么咧?
    玄学?
    王弘怕是一听见就会甩袖而去。
    治国?
    别闹了,刘义真的水平会被吊打的。
    那就只有从自己最擅长的地方开始了——
    “王公乃朝廷重臣,小子对一些问题却无人解答,不知王公可否为小子解惑?”
    王弘面色如常:“不知公子要问何事?”
    刘义真笑嘻嘻的从袖中取出一副地图。
    “天下!”
    两个字雷的王弘眼皮直跳。
    一个黄口小儿居然要和他讨论天下?
    如果刘义真不是刘裕之子,王弘肯定已经起身离开了。
    “信口开河”。
    继“不重礼仪”之后,王弘又给刘义真贴上了一个不那么好的标签。
    强行压下想要拂袖而去的意图,王弘硬着头皮继续和刘义真对话,不过语气似有几分漫不经心。
    “弘驽钝,不解公子之意。”
    刘义真强忍着大腿的疼痛,将地图展开。
    “王公要是驽钝,那天下岂不都是傻子了?”
    “再说了,王公就真的看不出来我父马上要行大逆之事吗?”
    王弘一听这话“腾”的站起来:“公子何意?不可乱说?”
    刘义真摆了摆手:“我父从平定桓楚之乱,成为晋朝第一大功臣之后便没有退路了。”
    “如今晋朝各州主事、各地将领无一不都是我父之人,都已经这么显眼了,没必要掩饰。”
    “我父攻克秦国,除了收复故土,还有一个目的便是以此功绩逼迫晋帝禅位吧?”
    “一如武帝旧事!”
    历史上司马炎正是靠灭亡蜀汉后携势逼迫曹家退位。
    风水轮流转,这一天终于也要来到司马家身上。
    王弘此时冷汗直冒,不复刚才的淡定。
    虽然事实确实如同刘义真所说,但谋朝篡位自古以来都是惊天大事,稳如王弘骤然听到这话也有些失神。
    但王弘最先想到的不是刘义真找他,而是刘裕在背后试探他!
    王弘出身王家,身份尊贵,但他以前犯过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曾经是刘裕敌人的幕僚!
    王弘身份尊贵,但枪杆子在刘裕手里,难免还是要低头。
    所以这些年来他才一直谨慎行事,不敢有丝毫懈怠。
    所以见刘义真这么说出刘裕即将谋反的事情让王弘心下一惊,以为是刘裕还不信任自己。
    王弘当即下跪:“弘不敢妄议大事,一切皆从大帅之意!”
    刘义真看着突然跪下的王弘,一脸懵逼。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王弘还真的没猜错,刘裕对王弘确实有些不放心。
    历史上在刘裕到达洛阳后就立马把王弘赶到建康,让他问晋帝要九锡加赏。
    九锡这玩意几乎是权臣标配,傻子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刘裕让王弘去问晋帝要九锡,就是是断了他的退路。
    刘义真想去扶王弘,但奈何大腿吃疼,只能坐着不动。
    这在王弘看来更笃定了刘义真此话绝对是刘裕的试探!
    ——————
    因为一直都用手机码字,昨天app切出去的时候卡了,没保存上,只能重写了。

第七章 天下策(上)(5000)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