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赌约

宋起关中 作者:糖醋爆肚

第十二章 赌约

      刘义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这些话,仿佛真的能谈笑间破魏一般。
    郑温一时间被刘义真的气势感染,居然真的有些犹豫。
    “郑家主可曾听说前段日子我军于北岸大破魏军三万骑兵?”
    跟在刘义真身后的王弘趁机想添一把火。
    郑温当然知道这件事,所以才对刘义真这么客气。
    王弘哈哈大笑,指着刘义真:“破敌之策正是你面前的刘公子所献!”
    郑温瞪大了眼睛,像见鬼一样看着刘义真。
    “不可能!”
    一直没说话的郑晔见事情发生了转机,连忙插话。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魏军强悍骁勇,要是说刘都督破敌我还信,要说是这么一个还不到弱冠之年的孩童就能破敌,未免太过天方夜谭!”
    郑晔不满的看着王弘。
    郑温也觉得王弘必定言过其实,难以相信。
    郑晔继续发难:“刘公子,你就不管管你的下属幕僚?这种信口雌黄之辈留在身边日后定有祸端!”
    刘义真朝王弘眨了眨眼睛,要不是场合不适合,他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王公,有人说你信口雌黄。”
    王弘正色道:“真的是公子献策,老夫敢用性命担保所言句句属实!”
    郑晔冷眼斜对:“你的命值多少钱?”
    刘义真微笑:“也没多少,也就一个琅琊王家,你不妨猜猜值多少钱?”
    琅琊王家?
    郑温郑晔父子俩开始大眼瞪小眼。
    郑温小声询问:“敢问公子,这位是?”
    王弘对郑温一拱手:“琅琊王弘,字休元!”
    郑温如遭雷劈:“敢问司徒王珣是阁下什么人?”
    “正是家父!”
    这个时候王弘光明正大的自曝身份。
    正如昨天郑晔把话题扯到了世家,使国事变成家事。
    今天刘义真则是出门把话题从家事扯到了国事,以彼之道还置彼身。
    如此一来,王弘出面也就不算是干涉郑氏家事,免去了遭人诟病。
    王弘这边如释重负,郑家那边却是晕头转向。
    荥阳郑氏虽然牛叉,但是面对顶级豪门琅琊王氏依然差了不止一个身位。
    郑晔刚才面对郑鲜之时的意气风发全然不见,腿一软居然倒在了地上。
    他的嘴巴微张,像极了溺水的死鱼。
    回过神来的郑温看到自己儿子如此不堪,一时间竟想掩面而逃。
    王弘看着郑温:“郑家主也不信王某的话?”
    信!
    怎么不信!
    以王弘的身份,他说一句奥利给是香的都有人信!
    刘义真没有再管地上的郑晔,而是看着郑温:“郑老若是还不相信,小子与郑老打一个赌如何?”
    “如何赌?”
    刘义真眺望北方:“魏国想趁我军灭秦时乘火打劫,一直跟在我军后方,如今虽然击破魏军三万骑兵,却还有十万魏军在河北对我军虎视眈眈。”
    “我与郑老赌的就是这十万魏军。”
    “不出两月,我军就可击败魏军!到时候若我军无法做到,郑老想要放弃南支也好,继续支持北支也好,我概不过问。”
    “反之,若我军胜,郑氏当全力支持南支,如何?”
    十万魏军,在刘义真嘴里就好像十万只猪一样,说击败就击败。
    郑温彻底相信了眼前这位年轻公子真的击败过魏军!
    “好。”
    郑温作为一家之主,虽然他心里更愿意支持北支,但是家族的存亡在他眼里才是第一位。
    他要是真的前脚跑到魏国,后脚晋军就灭了魏国,那荥阳郑氏恐怕也就彻底失去了复兴的可能,他郑温将是郑氏的罪人!
    之后郑氏的态度大变,尤其是对王弘的态度,不但赠送了黄金百两,还有无数珍宝,似乎是想挽回琅琊王氏的友谊。
    给刘义真的图书也从原本说好的一百卷加到了一千卷!要足足五辆马车才能装下。
    目送刘义真等人离开,一个郑氏族人问道:“族长,你真的相信刘裕能一统天下,平定乱世?”
    郑温摇头。
    “那为何族长还会?”
    郑温有些唏嘘:“无论刘裕能不能完成大业,其子都不是池中之物啊!”
    “此子若不早夭,迟早会做出一番事业!”
    想到刘义真刚才的从容淡定,还得了琅琊王弘辅佐,再想到自己儿子被吓到瘫坐在地...
    “让晔儿再不要看那些故弄玄虚的东西,好好有些真才实学才能在未来派上用场!”
    “喏。”
    ——————
    刘义真拉着东西满载而归,一回洛阳就去和刘裕报喜。
    谁知刘裕听了似乎有些不高兴。
    “车士还有不少东西要学啊。”
    刘义真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刘裕解释道:“行伍之事,有将道和帅道两种,做其他事亦然。”
    “将道,身先士卒。”
    “帅道,统筹全局。”
    “自古以来,哪有主帅冲锋陷阵的道理?”
    刘义真恍然大悟。
    原来刘裕是怪他不懂得驭人。
    尤其是被郑鲜之用来借势这一点,要是性格强势的上位者恐怕早就翻脸了。
    虽然王弘他们没有恶意,但是其他人呢?
    刘义真羞愧的低下头:“父帅所言极是。”
    见刘义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刘裕换了幅面孔,又变得和颜悦色。
    “车士你还年轻,这些东西可以慢慢学,刚好为父行军闲暇之余写了一卷兵书,你好好研习,行军打仗与做事用人大同小异,一通百通。”
    听了这话,刘义真瞬间激动起来。
    刘裕的兵书!
    他的兵书在后世早已失传,实在是华夏一大憾事!
    刘裕军事方面的成就绝对不亚于历史上任何一位帅才,他的兵书何其珍贵!
    刘义真兴高采烈的接过竹简,只见上面开头四个大字——《兵法要略》。
    一卷兵书,胜过万两黄金!

第十二章 赌约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