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谢晦

宋起关中 作者:糖醋爆肚

第十三章 谢晦

      “你去叫公子。”
    “要去你去!”
    “我是你大哥!”
    “我#!”
    原来刘义真自从昨日风风火火抱着一卷竹简跑进自己屋子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作为一个干饭人,已经一天一夜没干饭了,这惹得沈家三兄弟一个个都担心不已。
    可是就这么进去,万一被骂了这么办?
    就在沈五站在门口纠结时。
    “吱呀。”
    小院的门终于被打开。
    刘义真脸上布满了厚厚的一层油光,头发也分散开来,几根呆毛肆无忌惮的翘起来,张扬着自己的天性。
    可刘义真双目中却没有疲倦,反而神光奕奕。
    “我感觉,我升华了!”
    刘裕的兵书虽不像什么《葵花宝典》,可以使人一夜间功力大增,天下无敌,但也不遑多让。
    《兵法要略》虽然短小,但是精悍。
    里面没有一句废话,全是刘裕这些年的领兵心得。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一个人吃透了这部兵书里的东西,哪怕不能成为帅才,也至少是一个合格的将军了。
    “公子你可算出来了。”
    沈大捧着一小鼎肉粥,站在刘义真面前。
    刘义真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看着沈大他们一直等着自己也有些感动。
    “过来一起分食吧。”
    “公子,使不得...”
    沈五已经快速拿着碗筷站在刘义真面前了,惹得刘义真哈哈大笑。
    刚吃完饭,便有侍者来传唤刘义真,说是刘裕找他。
    来到刘裕的住所,却发现今天这里已是挤满了人。
    “车士,怎么如此狼狈?”
    刘裕看着刘义真油光满面的样子吓了一跳。
    等刘义真说是因为挑灯读书,一夜未眠后惹得刘裕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读书不是这么读的,算了,你今日就在一旁倾听便是,听完早些回去歇息。”
    刘义真连连称是,说着便想躲到角落去。
    “大帅,这便是献“却月阵”破魏军骑兵的义真公子?”
    离刘裕最近的一个俊朗将军突然开口询问。
    刘裕笑了几下:“正是。”
    转头向刘义真说道:“车士,这位是谢晦,他可是个有才能的人,你要多和他学学。”
    殊不知,此时的刘义真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拨到脚,透心凉,心飞扬。
    谢晦,是和琅琊王氏齐名的陈郡谢氏的领军人物。
    他的爷爷是东晋太傅谢安的亲侄子。
    年仅二十多岁就是刘裕手下的第二谋士,负责处理军中内外要务。
    而且他的长相十分帅气,除了比刘义真差那么一点点,几乎无人能敌。“一对玉人”这个词最先就是用来形容谢晦的。
    有人将他比做三国时的周瑜、诸葛亮,由此就能知道此人的才华了。
    除此之外,他还是日后刘宋第一位宰相、刘裕的托孤重臣。
    同时。
    也是日后杀死刘义真的凶手之一。
    面对这么一个智谋、军事、身份、长相都如此逆天的全才,实在是让人头皮发麻。
    刘义真的寒毛瞬间炸起,刚才还有的困意早就烟消云散,眼神变得警惕起来。
    谢晦倒是没有察觉,听到刘裕盛赞自己,连忙口称不敢。
    刘义真稳住心神,对谢晦行了一礼。
    “久闻谢司马盛名,今日一见果然不似凡人。”
    谢晦也回礼道:“公子谬赞,公子能想出“却月阵”这种精妙的军阵,实在令晦大开眼界,真希望与公子好好讨教。”
    谢晦和王弘不同,他从一开始就是刘裕的人,忠心这块没什么问题。
    《三国演义》中杜撰的曹洪对曹操说的“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原型便是谢晦。
    他曾冒死抱住刘裕,喊着“天下可无谢晦,不可无刘公”,阻止了刘裕的一次作死行为。
    所以他对刘义真也没那么拘谨,说话的语气多少有些随意。
    还是刘裕打断了二人的互相吹捧。
    “黄河南岸的防御已经布置好了,今日唤诸君前来就是商议如何击溃魏军!”
    刘义真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刘裕身上,不过眼神还是一个劲的偷瞄谢晦。
    谢晦听到刘裕要进攻魏军,也马上做出回应。
    “魏军刚逢大败,士气不振,名义上看他们还屯兵于河北,其实早就失去了锐气,想战不敢战,想退退不得,犯了兵家大忌,我军一战即可击溃对方!”
    谢晦一针见血,直接说出了魏军最大的问题。
    刘裕颔首。
    “而且这些日子我军打探过,十万魏军多是步卒,他们的骑兵也大都折损在上次的战役中了,这正是我军的优势。”
    一时间,又有无数目光看向角落里的刘义真。
    毫无疑问,现在刘裕他们能如此轻松面对魏军,与刘义真献“却月阵”拼掉了对面的骑兵关系很大。
    被一堆糙老爷们,其中还有未来杀了自己的人盯着,饶是刘义真脸皮厚也被盯的有些心虚。
    “咳咳!”
    刘裕两声轻咳,把众将的目光移了过来。
    “魏军位于北岸,且如今少了骑兵,冲击力不足。”
    刘裕看向朱超石:“到时候你再去北岸布却月阵,看魏军有何反应。”
    “诺!”
    刘义真回想起刚看的刘裕兵书,大概明白了刘裕的意思。
    刘裕这是阳谋啊。
    布置却月阵,看魏军那边出不出剩余的骑兵。
    要是出,那必然又是来送经验包的。
    要是不出,那就代表了魏军还是畏惧刘裕。
    到时候他们眼睁睁看晋军上岸,估计本就不旺的士气就被磨的一干二净了。
    不止如此,刘裕的很多军令都有令人回味许久的深意。
    而谢晦也能及时帮助刘裕查漏补缺,模拟战局,君臣二人堪称珠联璧合。
    刘义真看着默契的二人,有些失神,内心陷入了煎熬。

第十三章 谢晦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