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过豚犬尔(二合一)

宋起关中 作者:糖醋爆肚

第十六章 不过豚犬尔(二合一)

      公孙嵩一直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哪受得了如此侮辱,就要命大军向前,却被自己的副将拉住。
    “公孙司徒,对方就是想激你主动出战,不能上了对方的当啊!”
    公孙嵩这才从气头上缓下来,但依旧气喘如牛,目呲欲裂。
    “我以为刘裕是个英雄,谁知居然如此辱我魏国将士,真是下作!”
    公孙嵩仔细观察晋军的布阵,只见旗帜井然有序,士气旺盛无比,也是皱起了眉头。
    “我军士气不振,对方排兵布阵依旧如此谨慎,该如何是好?”
    公孙嵩此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先派小股骑兵骚扰。
    统帅晋军的刘义真看到魏军骑兵出战,内心顿时有些慌乱。
    “传令侧翼车阵御敌,中军弓弩手调转向侧翼!”
    魏国的骑兵来到侧翼,还没来得及进攻,就被一阵密集的箭雨给挡了回去,惹得远处观战的公孙嵩大骂。
    虽然只是一次试探,但是看出来对方真的是稳如死狗。
    仿佛要进行防御的不是魏军而是他们晋军一样。
    公孙嵩虽然不善于打仗,但是因为出生在草原上,大小战役总归见过不少。
    可是如此“苟”的攻方他是真的没见过。
    “刘裕难道在南方一直是这么打仗的?”
    晋军奇怪的举动让公孙嵩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对刘裕的一些情报开始感到怀疑。
    接下来魏军又是几波试探,但是都被刘义真仗着千年王八的姿态给挡下了。
    一天很快就在这种尴尬的场面下过去,公孙嵩也终于鸣金收兵。
    看到魏军收兵,一直绷着一根弦的刘义真瞬间瘫软。
    他整个人宛如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汗液早已侵蚀了他的全身,能站着不抖已经是他的极限。
    颤颤巍巍的迈出一步,却感觉踩在了棉花上,脚下一软就要倒在一边。
    所幸。
    一双有力的大手撑起了刘义真的身子,没让他当众出糗。
    “父帅...”
    正是刘裕扶住了刘义真,他笑呵呵的问道:“感觉怎么样?”
    刘义真苦笑。
    感觉糟透了。
    此时的他只想躺着,浑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
    “父帅,孩儿还没有准备好,下次不要这么搞我了。”
    刘裕嗯了一声。
    “早些去休息吧,顺便想想明天该怎么打。”
    明天?
    刘义真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对啊,你难不成想和公孙嵩这样耗个一年半载的?”
    刘义真目光呆滞:“父帅的意思是明天还要让我掌军?”
    “不然呢?”
    好自然的反问!
    刘义真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回自己的营帐,呆坐在一块草垛上。
    直到饭香从外面传来,刘义真才明白了自己今天做了什么。
    自己居然真的在指挥军队和敌军作战!
    而且不是零星的几十上百号人,而是足以改变华夏历史的十几万北府军!
    刘义真到现在都怀疑自己在做梦。
    自己今天真的调动军队了?
    刚清醒过来的刘义真再次陷入了迷茫状态。
    自己当时是被逼得的没办法了,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凭借这一个多月来听着刘裕他们讨论时的军事布阵开始下令。
    刘裕也是真的心大,要是对面的将领厉害点,看出刘义真这个“雏”的端倪,那可真是大祸临头了。
    最要命的是,自己明天还要继续指挥军队?
    刘义真上次看刘裕坐镇中军,有条不紊的下达军令后便一直以为打仗是个很简单的事,但如今他连简单的调动大军都做的异常费劲。
    就这水平,如何击败魏军?
    刘义真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想想自己以前是如何面对困难的。
    如果是游戏里遇到这种关卡,完全可以头铁试错,迟早会打通关的。
    但现实肯定不行,每次错误的指挥都会让无数士卒失去生命,刘义真还不想年纪轻轻就背负一个“屠夫”的骂名。
    那似乎只有代打了。
    刘义真火急火燎的想去找前几日和自己达成战略合作的谢晦,谁知道人家连门都不让他进。
    之后又去找上次帮自己说话的朱超石,这位更狠,直接称病。
    病个锤子!
    半个时辰前我还见你活蹦乱跳的!
    刘义真被一圈人拒绝后痛苦的回到了营帐。
    不用说,肯定是刘裕下令让他们不准和自己见面的。
    “呵,不帮我拉倒!”
    刘义真悲愤的扫视着一众将领大臣的营帐,扭头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日。
    两军再次对垒。
    魏军迟迟不敢发动进攻,两边几十万人再次开始大眼瞪小眼。
    公孙嵩纳闷的瞅着晋军的大营,只见里面似乎有行伍队列在里面穿插,不复昨日的整齐。
    “刘裕到底想干嘛?”
    公孙嵩实在想不明白,居然派了一个使者到晋军大营里问候。
    而晋军那边却很不给面子,直接赶走了使者,让公孙嵩再次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可这么耗这着也不是办法,魏军再次退走。
    晋军大营。
    刘裕看着和昨日精神状态完全不同的刘义真同样是一脸郁闷。
    今天的刘义真可谓是容光焕发,军令下了数十条,操纵队列横竖变化,俨然是正在练习自己指挥大军的本事,全然不顾近在咫尺的魏军。
    “车士不担心敌军冲阵?”
    “父帅都不担心我担心个什么劲!”
    刘裕闻言笑骂道:“你个小泼皮!”
    “明明是父帅先耍赖的!”
    刘义真不满的瞪了一眼刘裕。
    昨天他是被刘裕吓慌了神。
    等睡了一觉仔细想想后,刘义真把自己代入了刘裕的视角,思索如何破敌,但是代着代着,刘义真很敏锐的发现不对劲。
    这压根就是刘裕的考验。
    昨天先是毫无征兆的把军权交给自己,这是测试自己在危急时刻的反应。
    之后又说让自己想破敌之策。
    但刘义真什么水平刘裕能不知道?
    打仗和献策是两码事。
    一个是日积月累,一个是灵光一闪。
    刘义真要是今天真的和个憨憨一样下令让军队发起攻击,估计也会被刘裕视作不合格。
    这关刘裕测试的应该是自己的自只,想试试刘义真能否看清自己。
    尤其是后一关,这对于一个上位者才是最至关重要的东西。
    你可以是个废物,但是不能是个认不清自己的废物。
    看清自己,往往是很难的。
    要不是刘义真早上把自己代入了刘裕的位置思考,估计他也想不到这一层。
    至于刘裕为什么不担心对面的魏军?
    那是因为魏军从放任晋军上岸开始,这场仗他们还没打就败了。
    刘义真赌气没再和刘裕说话,而刘裕也没在意,他扭头和谢晦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今天车士就玩玩吧,就当操练他们了,明日我军发动总攻!”
    第三日。
    期待已久的战役终于是拉开了序幕。
    天色微亮,晋军士卒就已经穿戴整齐,向魏军大营摸去。
    等距离不到十里时,才被魏军的探子打探到,连忙汇报给公孙嵩。
    公孙嵩从睡梦中被叫醒,骤然一听晋军夜袭,他大叫一声:“原来前两日是刘裕在麻痹我等!”
    接着,公孙嵩就一头栽倒在地上铺的一块兽皮上,吓得左右连忙扛起公孙嵩的身躯就朝外跑去。
    而对于士气本就降到低谷的魏军士兵来说,经历了两日的对耗,更是磨灭了他们最后一点战意,听闻晋军夜袭直接炸开了锅。
    晋军见已经暴露,索性不再掩饰自己的身形。
    朱超石率领骑兵一马当先,直接杀入了魏军大营。
    “往日都是魏国仗着骑兵欺负我们少马,如今我们居然也能享受骑兵之利!”
    朱超石兴奋的骑在马背上,感受着狂风在耳旁呼啸而过,一枪下去,一个魏兵的胸膛就被刺穿。
    等魏军组织起像样的军阵后,朱超石也不恋战,挑翻了几个火把,留下一地狼藉后就率兵离去。
    可魏军的噩梦并没有离去。
    接下来,他们将面对华夏历史上最精锐的步兵之一——北府军的蹂躏。
    双方一交手,魏军就兵败如山倒,疯狂向后逃窜,晋军在后面追的时候愣是没追到,实在让人笑掉了大牙。
    见魏军退败,朱超石和其麾下的骑兵再次调转马头向战场中央奔去。
    “活捉公孙嵩!”
    “活捉公孙嵩!”
    “活捉公孙嵩!”
    上次追丢了公孙嵩一直让朱超石追悔莫及,所以这次他立誓要活捉公孙嵩。
    可惜等他跑到帅帐时,早已是人去营空。
    “禀告将军!有人看见公孙嵩自北边跑了!”
    朱超石听说煮熟的鸭子又飞了,不由气不打一处来。
    “这家伙真的能跑!看我有朝一日攻破平城,他还能跑到哪里去!”
    等天彻底亮时,战争已经结束。
    魏军大都跑的不见了踪影,难以寻觅,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大营。
    等刘裕来到这里,看着零星几个还在逃窜的魏军,不屑的冷哼一声。
    “不过豚犬尔!”

第十六章 不过豚犬尔(二合一)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