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宋起关中 作者:糖醋爆肚

第三十一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古来攻城之法,无非临、钩、冲、梯、堙、****)、突、空洞、蚁傅、轒浻及轩车等十二种。
    第一步的“临”便是寻找城池的防守薄弱点。
    长安作为天下名城,想要找出明显的漏洞出来确实不容易。
    但长安没有毛病,守城的人毛病可就多了去了。
    姚泓一战尽失五万精锐,长安城内守军不过数千人,哪怕加上逃回来的一些士卒,撑死了也就一万人。
    这一万人想要站满长安将近二十多里的长城,无疑是痴人说梦,所以晋军总指挥沈林子很快就找到以长安东南角的一处角楼,并乘着夜色发动了总攻。
    首先要过的一关便是长安城外那宽阔的护城河。
    晋军士卒推出一辆辆填壕车,停到护城河的边上。
    将填壕车上面折叠的桥板放下,桥板就变成一座木桥,多搭一些就有了供大军前进的道路。
    而这时城墙上的秦军可反应过来,开始向这边集合,一波波的箭雨向下面的晋军袭来。
    “起盾!”
    晋军并没有慌乱,而是竖起了一面面大盾立在头上抵御箭雨。
    还有的直接在过河后把填壕车重新搭起来,直接躲在填壕车里面,使自己免于受到伤害。
    “弓箭手准备!”
    “投石车准备!”
    面对秦军的远程攻击,晋军自然不是只有挨打的份,一个个结构简单但是十分符合杠杆原理的投石车搭满了人头大小的石块向城墙飞去。
    同时下方的弩手也调整角度,向城内的秦军进行抛射,一时间压的城墙上的秦军纷纷缩回了脑袋。
    “准备好云梯!给我上!”
    相比起简陋的投石车,云梯这种从春秋战国时就出现并不断改善的攻城利器就要精致多了。
    其以大木为床,下施大轮,上立二梯,各长二丈余,中施转轴。
    车四面以生牛皮为屏蔽,内以人推进及城,则起飞梯于云梯之上,以窥城中。
    云梯总共有三层,但是因为长安城高,沈林子便让人又加了一层,如此才可以居高临下的攻击对面的秦军,顺便观察城内守军的动向。
    奈何晋军虽然装备精良,可是毕竟是攻城的一方,天生带着劣势,只能是和对面拼的五五开,一时间战况惨烈,血肉横飞。
    而沈林子自然还有后手,见双方如此焦灼,就派人去询问云梯上的士卒,看现在城内秦军所到者几人。
    “回将军!现在城墙上的秦军已有足足五千余人!”
    拿到这个重要的情报,沈林子合计着差不多了,就派人在远处点了一抹烽火。
    埋伏在长安城另一边的傅弘之看到了黑夜中那簇烽火,兴奋的指挥士卒:“上前破开城门!”
    和沈林子那边不同的是,傅弘之手下的士卒推的多是冲车。
    他们突然出现在长安宣平门前,打了秦军一个措手不及。
    就在城外晋军两面围攻长安时,城内也开始了骚动。
    ————————
    一个长线粗犷的汉人偷偷躲过秦军的眼线,来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里面全是手持利刃的壮汉。
    “确定了吗?王师真的攻城了?”
    “确定了!而且打的很凶,听说王师把秦国皇帝都给吊了起来,看样子是不死不休了!”
    那汉人唤作杜骥,他出自长安的世家——京兆杜氏,此时他身边的都是杜氏的族人还有一些佃户。
    京兆杜氏身为关中世家,在两汉、西晋时都是顶级的豪门,但可惜之后的发展不尽人意。
    先是因为永嘉之乱,长安被匈奴人攻破,直接洗劫了长安,杜氏也遭受重创。
    后来占据关中的几个势力同样把杜氏当做肥羊,疯狂的薅羊毛,要不是因为前秦丞相王猛受到苻坚重用,改变了统治者对关中汉人的态度,给关中的汉人世家找了条活路,杜氏恐怕根本撑不到今天。
    当听闻晋军攻打关中时,杜骥就做好了准备,他决定带着一部分族人好好搏一把。
    “王师现在在攻打东边的宣平门,离我们这里不远,我们可以冲过去打开城门,放王师入城!”
    其他人有些犹豫:“那可是要死不少人啊,秦军在那边的士卒少数也有一千人,我们这边只有不到一百个,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杜骥眼里闪过狠光:“不成功,便成仁。”
    “王师如今攻势迅猛,再强攻几日秦军肯定挡不住,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一点用都没有了!”
    没错,杜骥不光想着摆脱羌人的控制,还想借此重振杜氏。
    眼下,夺取城门正是他的投名状。
    “不说废话了,按原先部署的来,杜铁柱、杜二狗,你们去点燃城内之前放好的枯草制造混乱,其余人都跟我到宣平门!”
    这伙人兵分两路,一路四处点火,还大喊:“王师来了!王师来了!”
    不少汉人庶民听到有人这么喊,一个个也将自己的脑袋露出查看情况。
    “王师已经俘虏了羌人皇帝!这回是真的要攻下长安了!”
    人们大都还不信,但眼瞅着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没有秦军士卒上门,胆子也大了起来,纷纷走出房门。
    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一听“王师”二字,就不禁泪眼朦胧。
    “想不到吾还有能见到王师的一天啊!”
    长安城内的动静越闹越大,但是为了防守晋军,秦军早就捉襟见肘,只能派两支小队前去镇压。
    前来镇压的秦军伍长也是个羌人。
    平日里他仗着自己的身份没少干欺男霸女的事,面对汉人也是自觉高人一等。
    他抽出腰间的军剑,瞪着闹事的人群:“都给我滚回去!不然信不信我砍了你们?”
    周围的汉人因为长久生活在被羌人们欺压的状态,又畏惧那伍长拿着利刃,一个个悄无声息的重新走回自己的屋子。
    “呵呵,我就说了汉人都是没卵的孬种!”
    伍长很满意自己的威势,仅一人一剑就令无数人屈服。
    他潇洒的和后面的小弟就这么把汉人一个个又逼回了自己的屋子,好不威风。
    等路过一间屋子时,这名伍长似乎想到了怎么,突然眯起了眼睛。
    “这户人家的女儿我记得可是水灵的很呢!”
    伍长手下的士兵眼睛都亮了起来。
    和皮肤粗糙,身上总有股羊膳味的羌人女子相比,汉人女子无疑要细腻的多,模样周正不说,身上还总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羌人伍长惦记这户人家女儿许久了,不过之前都因为有大人物的命令,他也不敢造次,但如今?
    他狞笑着去推那户人家的门,见推不开,向身后的士卒一挥手:“把门给我撞开!”
    两个士卒肩膀一沉,向那残破的木门撞去。
    一下,
    两下,
    三下,木门四分五裂。
    两人四处打量,最后从灶台下揪出来了三个人。
    正是这家的夫妻两和他们的女儿。
    老夫妻被拽出来跪在地上拼命磕头,鲜血染红了地板,也染红了他们的额头。
    而两个士卒的注意力却全放在了他们的女儿身上。
    虽然染了一身的灰,但还是能看出来确实是个美人胚子。
    “将军!求求你们!将军!”
    老夫妻跪在地上疯狂向羌人伍长磕头,而女儿则蜷缩在他们身后,用恐惧的眼神看着羌人伍长。
    羌人伍长嘿嘿一笑,迈着步子就向那女儿走去,可刚走两步,就发现丈夫保住了自己的大腿,哭诉着说:“将军!小人求你了!小人求你了!不要伤害我的女儿!小人求你了!”
    “括噪!”
    羌人伍长不满的将丈夫踹到墙上,震的丈夫口吐鲜血。
    “父亲!”
    “良人!”
    母女俩大惊失色,想去男子身边,却被两个士卒死死按住。
    “大人,这妇人也颇有些姿色,不如赏给我们如何?”
    一个士卒知道不能和羌人伍长抢女儿,就开始觊觎起她的母亲。
    羌人伍长哈哈大笑:“可以!她就赏给你了!”
    母女俩一听花容失色,想要挣扎,可她们哪是士卒的对手。
    羌人伍长已经狞笑着开始解开自己的腰带:“反正晋军估计快攻进来了,老子就算死也要舒舒服服的死了!”
    母女俩大声喊着救命,这更惹得羌人伍长讥讽:“周围都是些没卵的家伙,指望他们来救你?别做梦了!”
    羌人伍长上前把女儿拖到桌子上,女儿看着羌人伍长,眼泪不断留下来,内心充满了绝望。
    “救救我,救救我...”
    她不断挣扎着,疯狂的喊叫,可回应她的只有寂静。
    就在羌人伍长已经脱光了衣物,准备对女儿施加兽行的时候。
    “啪嗒!”
    一块石子打中了羌人伍长的脑袋,惹得羌人伍长惨叫一声。
    “谁?哪个混蛋?谁?”
    羌人伍长愤怒的冲出屋子,却发现刚才被他赶回家的汉人们重新走出房门,正冷冷的盯着他。
    因为刚才欲施兽行,羌人伍长把军剑落到了屋子,但他丝毫不虚,梗着脖子:“刚才是哪个混蛋砸老子?还有!你们都给我滚回屋去!不然老子吧你们都杀光!”
    奇怪的是往日里对他唯唯诺诺的汉人们现在并没有听从他的命令,而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羌人伍长。
    那眼神里充斥着愤怒、恨意、暴躁、痛快,但唯独没有恐惧。
    反倒是羌人伍长有些害怕,他被这种古怪的眼神给看毛了:“你们想干什么?我最后说一遍!给我退回去!不然我就把你们全杀光!”
    没有人后退,反而齐齐向前走了一步。
    羌人伍长头皮发麻,反倒是他自己向后一个趔趄。
    接着,羌人伍长连忙掉头想要回屋子里取回军剑,可是一个碗口大小的石头准确命中他的后背,强大的势能让他倒在了地上。
    “我警告你们!你们不要乱来!”
    倒在地上的羌人伍长不断后退,他不明白今天一向逆来顺受的汉人究竟怎么了。
    “啪!”
    又是一个东西砸来,不过这次不是石头,而是一个腌菜的菜心。
    “啪!”
    “啪!”
    “啪!”
    连绵不绝的声音响起,打的羌人伍长惨叫连连,其他几个士兵也没有幸免,无数杂物对着他们扔来。
    “你们要造反吗?我要杀了你们!卑劣的汉人!我要杀了你们!”
    羌人伍长顶着杂物的暴击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被他一直看不起的庶民拿着一个锄头直接向他面目砸来。
    “啊!”
    锄头直接戳烂了羌人伍长的脸,惹得他惨叫连连。
    “啪叽!”
    “啪叽!”
    又是几声沉闷的响声,羌人伍长的脸已经被打了个稀巴烂,身上也有骨头断裂。
    “你们...杀光...你们...你们,怎么敢?”
    “啪叽!”
    又是一锄头,直接从羌人伍长的天灵盖打入,又从鼻子出来,他也终于没了声响。
    只是他到死都不明白。
    这些汉人怎么敢杀他?
    “去夺取城门!迎接王师!”
    “夺取城门,迎接王师!”
    隐藏在人群中的杜家人乘机引导城内的汉人去夺取城门,一时间,所有汉人的房门都被打开了,浩浩荡荡的人群向宣平门走去。
    “夺取城门!迎接王师!”
    早就到达宣平门的杜骥此时已经和城内的秦军交上了手,可他们不过百人,很快就被秦军围在一起。
    杜骥不甘心的挥舞着手中的短刀,却骇然发现大批大批百姓喊着口号争先恐后的向这里涌来。
    杜骥眼中爆发光芒:“还有机会!大家上啊!”
    杜骥朝着一名秦军扑去,一个交错,就划破了他的脖子。
    千名秦军虽多,但更多的是世世代代,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生活在长安的汉人!
    蜂拥而至的汉人如同洪流,将秦军士卒卷入其中,又狠狠将其搅碎。
    在城外攻城的傅弘之虽然不知道城内发生了什么,但是眼看秦军自顾不暇,他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下令所有晋军全力进攻!
    里应外合之下,宣平门这道长安门户终于被攻破。
    随后傅弘之引兵来到沈林子攻击的角楼处,直接围歼了这片秦军。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作战最凶猛的不是晋军,而是那些随着大军一起加入战争的汉人平民。
    没有武器,他们就捡起石头。
    没有护甲,他们就提起簸箕。
    好像每一个人都疯了一样,面对秦军,他们毫不犹豫的化身为这个世界上最为残暴的“军队”,给了残余秦军最后的致命一击。
    沈林子看到城墙上如此凶猛的百姓也是目瞪口呆:“长安百姓向来如此疯狂吗?”
    在他身边的刘义真却摇着头:“不,这只是在复仇。”
    城墙上的秦军很快就被消灭的没有一个活口,而不少浑身沾着血迹的百姓,却瘫坐在地上似哭似笑。
    听着耳边的阵阵哭声,刘义真心里一阵酸楚。
    或许,他们来的太晚了。
    晚了整整一百年。
    但好在,
    他们还是来了。
    晋军迅速进入长安,控制了武库、皇宫等重要位置,他们将秦国的旗帜砍倒,竖起了在长安消失百年的汉人旌旗。
    恰巧此时,破晓的阳光升起,重新照亮了这座千年古都。
    不过和往日死气沉沉的样子不同的是——此刻的长安,充满了久违的朝气,因为这一刻的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第三十一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