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商洛之战(下)(4000)

宋起关中 作者:糖醋爆肚

第五十三章 商洛之战(下)(4000)

      就在赫连勃勃带兵追出去的时候,王买德心中就有一股忧虑。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天色都有些转白,见还没有赫连勃勃的消息,王买德坐不住了。
    “调出五千骑兵,我去前方迎接天王!”
    王买德率军轻装简从,一路上仔细观察前方军队的马蹄印记。
    “有些蹄印浅而薄,只有狂奔才能造成这种印记,天王太过心急了。”
    又往前走了走,却是隐约听见了人声。
    王买德刚想松口气,但是当听到传来的声音是惨叫声后,瞳孔猛然缩小。
    “天王!顶不住了。”
    围绕着赫连勃勃身边的匈奴士卒越来越少,而周围的晋军士卒却越来越多。
    赫连勃勃不甘的望着山谷:“难道吾就要命丧于此?”
    这时,一支骑兵从山谷入口冲了进来。
    “天王在何处?”
    为首之人正是王买德,他焦急的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到赫连勃勃的身影。
    赫连勃勃看援军已至,连忙举起自己的大夏龙雀:“这里!这里!”
    王买德自然是认得大夏龙雀的,当即开始命人朝赫连勃勃的方向突围。
    在山顶上观战的刘义真、王买德等人自然也看到了那支冲进来的骑兵。
    “公子,让末将出战吧!”
    傅弘之这两天跑来跑去,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没处发泄。
    “去吧。”
    刘义真自然也乐的成人之美,同意了傅弘之的请战。
    傅弘之带着一千人从侧翼冲到山谷下,口中大喊:“尔等受死!”
    说罢,他便将一根长矛从一名匈奴骑兵身上穿膛而过。
    王买德察觉侧翼受袭却又无可奈何。
    他深知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救出赫连勃勃。
    一旦赫连勃勃遭遇不测,那胡夏便真的完了!
    他没有去理傅弘之的截杀,还是一往无前,终于是冲开了一条血路,来到赫连勃勃面前。
    “天王!”
    “将军!”
    王买德向前拱了拱身子,示意赫连勃勃与他共乘一骑。
    赫连勃勃二话不说翻身上马,可这急坏了为赫连勃勃死战的亲兵,他们高声齐呼:
    “天王不要我等了吗?”
    王买德能感受到身后的赫连勃勃听到这话明显身体一僵。
    他连忙劝阻:“天王,现在天王的性命才是头等大事!”
    说罢不等赫连勃勃反应,直接调转马头,想从原路再杀回去。
    可是晋军自然也不会给王买德这个机会,密密麻麻的身影已经是堵死了周边。
    王买德手握缰绳,赫连勃勃则挥舞大夏龙雀想逼开对面的晋军。
    “赫连勃勃!把你的人头留下!”
    只见浑身是血的沈五怒视着赫连勃勃,将手中的一柄长刀直勾勾的扔了过来。
    “噗嗤。”
    因为距离太远,刀身没有扎中赫连勃勃,却插入了战马的大腿。
    “律律律!”
    战马吃疼,前蹄高高举起,眼看就要把二人扔下马背。
    关键时刻,王买德直接把手中缰绳塞到赫连勃勃手中,怒吼着:“天王快走!”
    话音刚落,王买德自己就翻下战马,减轻了马匹的重量。
    战马失去了一个人的重量,又对此地深感畏惧,高高一跃,撞倒了前方的晋军。
    此时前方露出一条生路,战马驮着赫连勃勃飞速离开了这里。
    傅弘之想要去追,可是四周实在太过纷乱,刚才赫连勃勃逃走的通道又再一次被人海淹没。
    “唉,可惜。”
    傅弘之用手狠狠砸了一下马背,惹得他身下的战马翻了个白眼。
    “都怪这厮!”
    沈五也走了过来,同时他手里还提着一个人影,正是王买德。
    “若不是他领兵前来,那匈奴皇帝纵是有三头六臂都逃不出这里!到时候我也能和我大哥一样生擒了皇帝!”
    傅弘之看着愤愤不平的沈五,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刚才他说要生擒赫连勃勃众人都以为他在吹牛皮,但是他就差那么一点还真的做到了。
    不过...
    “你想好怎么面对公子和你的两个哥哥吗?”
    “咣当。”
    沈五另一只手中的长刀掉在地上,整个人呆若木鸡。
    “沈五!”
    说曹操曹操到,沈大沈三各提着一把短刀从远处奔来。
    沈大上来二话不说直接给了沈五一个耳光,他边哭边骂:“你这个憨货,看老子不宰了你!”
    “哎呦!哎呦!”
    沈五绕着傅弘之想躲开沈大,可身边还有一个沈三,他一把保住沈五,让沈五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三哥!我知道你最疼我了,哎呦!你怎么也打我!”
    兄弟两对着沈五一顿胖揍,又把他捆起来带到刘义真身边:“公子,你要杀要刮都行,莫让他再脏了公子的眼!”
    刘义真自然清楚这是沈大在卖惨,不过看着沈五惨兮兮的样子还真是让人舒坦。
    “行了,把他扔出去当两天运粮兵去,什么时候老实了再说。”
    沈大沈三连忙道谢,等他们走远,刘义真才对身旁的王镇恶说道:“将军可看明白了?”
    “什么?”
    “智慧。”
    刘义真眯起了眼睛:“沈大做了我父亲几十年的亲兵,自然有过人之处,除了他的武力,便是他这般明哲保身的智慧了。”
    “王将军若是明白了其中道理,之前也不会造成那般困局。”
    王镇恶仔细咀嚼着刘义真的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此时山下的战役也接近尾声,赫连勃勃带来的那一万骑兵加上王买德前来救援的五千骑兵几乎全军覆没。
    一万五千骑兵,放在晋朝可能只是心疼战马。
    但是放在以匈奴人为主体的胡夏,这简直就灭顶之灾。
    匈奴人总共可能才二十万不到,除去妇孺,能打仗的青壮年就更少了,骤然之间出现了如此巨大的人口断层,匈奴怕是离绝种不远了。
    而王买德也被押到刘义真面前,刘义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救走赫连勃勃的罪魁祸首。
    只见王买德虽然身为阶下囚,依然神色淡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晋军这边的将军,而非被俘获的敌将。
    王买德也算是文武双全,治国大才。
    论武,封锁关中的计策便是他提出的。
    论文,历史上他担任胡夏丞相,并且将关中治理的井井有条,在他活着的时候,胡夏一度达到了鼎盛时期。
    这等人才,刘义真实在舍不得一刀砍了。
    而出人意料的是王买德率先开口了:“这位将军便是刘裕刘太尉留在关中的子嗣吧。”
    “正是。”
    王买德脸上露出自嘲的没落神色:“可笑,可笑。”
    “吾等仓促进军,却连敌人是谁都没有搞清楚,这仗打成这样也不冤。”
    刘义真微笑回应:“你还算有些自知自明。”
    “将军能否和我讲讲汝“永不加赋”的道理,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明白的事情。”
    王买德每次说话都寻找一些奇怪的点。
    此时的他完全不担心自己的安危,甚至不再忧虑战局,反而向刘义真讨教起政策。
    “现在还在打仗,等平等了关中我亲自回长安和王将军讲解。”
    刘义真虽然欣赏王买德,但是眼下却不是聊天交朋友的时候。
    等收拾完战场残局,刘义真开始向南进军,却发现夏军早已逃离青泥。
    再往东来到武关,却发现夏军也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一地狼藉。
    “跑的倒是挺快,不过这关中进来容易出去可不容易,接下来还有惊喜送给你。”
    然而刘义真也没想到,他自己却率先得到一个意外之喜。
    “公子,我抓到一人,他自称弘农杨氏家主杨珍。”
    ——————
    赫连勃勃带着悲痛的心情孤身回到了还停在青泥城前的大军当中,让众人大吃一惊。
    “天王何止如此?军师所在何处?”
    赫连勃勃只是流着眼泪:“朕低估晋军了!”
    “撤军!”
    仅剩的两万骑兵灰溜溜的从青泥退回了武关,又从武关退回潼关,好不狼狈。
    可是赫连勃勃知道自己不能停。
    没有快速封锁关中,那中原的晋军迟早会围过来,到时候包围不成反而被反包围,那就糟了。
    “天王,我军损失了万余骑兵,数万战马、牛羊,而且军师一直没消息,怕是被晋军俘获了。”
    战损也被统计出来,可这更是在赫连勃勃身上捅刀子。
    “知道了...”
    赫连勃勃有气无力的回应。
    “回统万城吧。”
    他不甘的看了眼关中,知道此生怕是再难涉足此地了。
    不仅如此,他还损失了王买德这名大才,这让胡夏的局势更是雪上加霜。
    出了潼关,就在赫连勃勃留恋的看着关中土地,天边的尘土开始飞扬。
    那杆熟悉的黑字玄云旗出现在赫连勃勃眼前,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面露凶相的沈田子。
    原来沈田子在和刘义真会和后,刘义真便把自己的虎符交予了沈田子,让他先率领留守长安的军队来到潼关堵截赫连勃勃。
    当时在刘裕临走前刘义真极力要求留下的一万战马此时也排上了用场。
    如果是步卒,肯定来不及追上赫连勃勃,而骑兵却是速度刚好。
    赫连勃勃看到沈田子,犹如见到了仇人。
    “哪怕吾离开关中,也容不得尔等猖獗!”
    赫连勃勃指挥军队掉头打算和沈田子决一死战。
    可不成想沈田子见赫连勃勃调转军队,自己也是下令向后撤去,留给赫连勃勃一堆远去的马屁股。
    “天王...这汉人是想咬死我们啊!”
    这套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战术对匈奴人简直不要太熟悉。
    这也是匈奴人面对溃败的军队最常用的战术,可这次遭殃的却是他们匈奴人。
    赫连勃勃没好气的瞪了眼马屁股,只能下令重新掉头。
    见赫连勃勃掉头沈田子又坏笑着调转了马头,就这么钓在匈奴军队后面,不时上去骚扰一番,搞得匈奴骑兵不胜其烦。
    不少脾气暴躁的匈奴将军纷纷请战,唯有赫连勃勃在惨败面前还保留了那么一份冷静。
    “他们骑术不精,吃不掉我们太多军队,要是我们忙着和他们纠缠,等晋朝中原大军一至,我们都要葬在这关中!”
    后面的沈田子见赫连勃勃对他不理睬,也就放心大胆的利用骑兵将匈奴军队两翼或者后方的小股军队分割吃掉,赚了不少军功。
    好几次赫连勃勃实在受不了骚扰,打算趁晋军咬下自己骑兵时反攻,却被沈田子一一识破,早早逃之夭夭,留给赫连勃勃那赏心悦目的马屁股。
    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赫连勃勃都忘不了马儿那俊俏挺拔的屁股了。
    夏军就这么饱受折磨的回到了自己的国土,这才让沈田子停止了“蚕食”的作为。
    “来人,我们一路上杀了多少匈奴人?”
    “禀将军,共斩杀一千余人,俘虏两百人。”
    沈田子看着前方的胡夏国土,脸上露出狰狞之色。
    “把他们的腿打断,让他们爬回去!”
    傅弘之也告诉了沈田子关于张贵的事情,沈田子这么做便是以彼之道还置彼身。
    “诺!”
    不一会,晋军前方趴满了二百多个俘获的匈奴骑兵。
    “咔擦!”
    “咔擦!”
    下手的晋军士卒好不手软,用刀背、石块砸向匈奴士卒的腿部。
    “啊啊啊啊啊啊!”
    “阿妈!阿妈!”
    “天王救我!”
    惨叫的声音不绝于耳,所有人痛哭流涕的朝着自己家的方向爬去。
    “孬种!”
    一个看到过张贵惨状的晋军士卒吐了口唾沫。
    “张贵从潼关爬了二十里地,连眼泪都没掉一滴,这群夷狄果然都是没卵的东西。”
    沈田子厌恶的扫了眼一个个哭爹喊娘的匈奴士卒,也跟着碎了口唾沫。
    “走吧,先让这些无骨虫再活一段时间,日后吾必然亲自率军打入胡夏国都,取了他们性命!”
    原本得知刘裕南归,沈田子还以为北伐无望了。
    可现在他却坚信自己还有机会。
    因为公子还在关中。
    ——————
    还有三千字就补齐之前欠的了,我真是太棒了(?????)。
    原本说好这章5000的,但是感觉后面有段剧情不太合理,就放到下一章了,见谅。

第五十三章 商洛之战(下)(4000)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