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时代的逆行者

宋起关中 作者:糖醋爆肚

第六十八章 时代的逆行者

      等第二天刘义真从温暖的被窝中起来时,一卷竹简已经放在刘义真床头。
    “呼。”
    顾不上睡眼惺忪,刘义真便打开竹简,逐字逐句的观看起来。
    “王买德啊王买德...你让我说什么好。”
    刘义真看罢,直接将竹简亲手烧掉。
    不是因为他写的太差,而是因为他写的太好了。
    自刘义真告别王弘后,就没有见过拥有如此眼光格局的人。
    甚至在面对世家的问题上,王买德的认识要比王弘还要透彻。
    因为王弘说到底,还是世家。
    而王买德不同。
    他虽然出身于太原王氏,可早年的颠沛流离让他对世家并没有认同感。
    相反。
    在底层的打磨让他看到了世家更多的弊端,所以在面对世家处理的问题上,王买德和刘义真站在这里同一阵营。
    他们都在对抗世家。
    他们都是这个时代的逆行者。
    “召王买德过来。”
    不一会。
    王买德衣着朴素的前来。
    当他看到刘义真空荡荡的案几时,眉宇间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皱纹。
    “别找了,烧了。”
    刘义真揉着太阳穴:“你很聪明,但是聪明过头了。”
    “那篇策论里的很多东西一旦流传出去,世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一套眼保健操做完,刘义真站了起来:“尤其是里面的有些计策过于狠毒,那不是你王买德的作风,你那样写是想把自己的把柄交到我手里,好让我相信你?”
    王买德不置可否。
    他坦然承认:“吾乃降臣,将军不会这么轻易信任我的。”
    “至于那东西,无论公子是藏起来还是烧掉,至少公子已经是接纳吾了。”
    刘义真愕然。
    半晌。
    他才鼓起掌。
    “有趣,怪不得赫连勃勃会信任你。”
    刘义真明白了王买德的意思。
    他要做孤臣。
    舍弃一切,
    只为一个舞台。
    这种人,冷静的让人害怕。
    但同时,他又能舍身去救赫连勃勃,这也让他身上罕见的出现一次人性。
    理性、感性,居然同时矛盾的出现在这么一个矛盾的人身上。
    “会磨墨吗?”
    王买德当即跪在刘义真案几边,将几滴清水滴在砚上,取过一块墨色浓黑并能泛出青紫光的墨锭。
    接着。
    他姿势端正,保持持墨的垂直平正,在砚上垂直地打圈儿,清水逐渐变为浓稠的墨汁。
    刘义真取出自己怀中的大印,盖在一张锦帛的左下侧。
    将这份盖了大印的锦帛放在了王买德身前,刘义真说道:“关中之职,先生可自取。”
    如今关中最显赫的职位自然是雍、凉、秦三州的刺史之位,但这三个坑都被刘义真一根萝卜被占了。
    此外,还有长安长史、京兆郡守这种常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权利、品级都极大的职务。
    可王买德连想都没想,就写下七个大字——
    【安西将军府长史】
    这便是把自己绑死在刘义真身上了。
    以后哪怕刘义真身死,王买德只要还在晋朝,都会被打上刘义真的标签。
    “请将军过目。”
    刘义真吹干了锦帛上的墨迹。
    “既然已经决定入我幕府,也该换称呼了。”
    王买德当即神情严肃的屈膝跪地,左手按右手,拱手于地,头也缓缓至于地。头至地须停留一段时间,手在膝前,头在手后。
    这便是华夏古礼“九拜”之一的稽首。
    同时,它也是九拜中最隆重的拜礼,上古时期只有臣子拜见君王时会用。
    “王买德,见过主公。”
    这一拜,不但正式确立了主仆关系。
    更标志着刘义真终于真正意义上开始建立自己的班底。
    无论是远在建康当王弘、谢晦,还是近在咫尺的郑鲜之、王镇恶等人。
    他们或忠于刘裕,或忠于朝廷,或忠于晋帝。
    唯有王买德,是真正将身家性命与个人荣辱都交予刘义真的存在。
    “免礼。”
    刘义真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一礼。
    这是二人之间的契约,没有理由让它出现瑕疵。
    “一起出去走走?”
    刘义真带着王买德出了未央宫,登临至皇宫城墙,看着眼前的锦绣江山。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会聊到王买德经历过的塞北风光,一会又飘到南方讲述刘义真记忆中的金陵春意。
    “先生以为吾下一步该做什么?”
    刘义真插空问了这么一句话,让王买德迟疑了三秒。
    “恩威并重,立信于民。”
    “吾已完成。”
    刘义真当即把对付世家的方法与施行的“府兵制”告知了王买德。
    王买德听后,只是做出一个评价:“善。”
    恩要对百姓。
    威要对世家。
    分田于民,也让刘义真在关中的统治勉强扎住了脚跟。
    “下一步,便是定法制,立规矩了。”
    刘义真听到王买德这么说,露出笑容。
    “先生与吾不谋而合,接下来便要看先生的了。”
    自古无规矩不成方圆。
    以前这关中的规矩,是羌人的规矩,是世家的规矩。
    如今刘义真也要在这千里沃土上布下自己的规矩。
    “现在财物钱粮不缺,至于人手...确实有些紧俏。”
    没办法,刘裕南归把像样的人才都给带走了,导致关中真的没有多少能用的人。
    就在这时,郑鲜之一脸不爽的找到刘义真,和他上报了一件事。
    刘义真一听哈哈大笑:“瞌睡了却刚好来了枕头,走,我们去会会他。”

第六十八章 时代的逆行者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