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守护真神之战神 作者:雪川冷泉

分卷阅读17

      着腮梆子,我用冰水给他敷脸痛得他哇哇直叫。
    秦恒之若无其事地在一旁吃着早餐,完全没有瞧见赵臻的可怜样。
    “世子,你再叫小心把官差叫过来。”我在心里白了他一眼,手里故意加重力道,痛得他哇哇直叫。“平安,你故意报复我!”
    “世子,平安只是一个小小的奴仆,哪敢报复你呀。”嘴上是这么说的,可是我心里巴不得把他另一边也敢弄肿,让他一天都别想出门。谁叫他一天到晚老调戏秦恒之。
    “我吃饱了。”秦恒之放下筷子向屋外走去。
    “恒之,等等我。”见赵臻想要追出去,我手中使劲用力,一声痛叫响彻屋顶。
    “恒之,你去哪?”赵臻不顾肿着的半边脸,追出门外。
    “上街。”
    “上街做啥?”
    “随便看看。”
    “我陪我。”
    “随你。”
    明天就要动身前往北齐了,每次这个时候秦恒之什么也不干,就在闹市上闲庭散步。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说只要看到人们每天都在做什么,就知道自己应该守住什么。刚开始我不太懂,但慢慢地随着秦恒之多次往返于燕国与北齐之间,才明白,他想要守住的就是这一片乐土。这一片简单而纯净的安宁。
    “公子,这些坚果,很好吃的,你吃吃看。”我把盛着坚果的盒子递到他面前。他微微笑着拿起一颗吃着,道:“确实很好吃。”
    “世子,你吃不吃?”我将盒子递到赵臻面前。
    赵臻看了一眼,头一扭,道:“不吃。”
    “他不吃就算了,平安,你喜欢吃就全部吃完。”
    “谢公子。”我抱着盒子走在后面边走边吃,时不时跑到秦恒之身边让他吃两颗。吃完后我又退回到他的身后。
    赵臻与秦恒之并排走着,但时不时回头看我一眼,那眼神像道闪电,每次都带着强烈的怨念。而我当没看到,还故意边吃着边吭着小调,好不亦乐乎。前面的人几次回头后便消失了,然后又快速出现。出现时手里拿着两串大大的棉花糖。一串给了秦恒之,一串自己吃,吃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挑衅一下。看着秦恒之吃着棉花糖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我立马又去买了两串回来,将一串塞到秦恒之另一只手里。“公子,这家我试过,更甜更好吃!”
    秦恒之起先微楞,随后无奈地看着我,说道:“吃多了糖会驻牙。”
    “哈哈——”赵臻弯身大笑起来。
    “过分了啊。”秦恒之对着赵臻说道。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被赵臻耍了。我气愤得抱着盒子,一个人去逛了。
    “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无聊了。”秦恒之说道。
    “平安自小在你身边长大,他的那点小心思你不会不知道吧。”赵臻边走边说道。
    秦恒之点点头,道“他从小没有父母,有些依赖我也是正常的。”
    “这不是有点依赖了,是过于依赖了。这小子已经把你当成了他的一切,若不及时切断,会误他一生的。”
    “你不懂他。他虽然看着小孩子气,但他比谁都傲气。”
    “那不是傲气,那是死性子。”
    “你对他有成见吗?”秦恒之有些不高兴。
    “不是有成见,难道你希望他一生只仰望你而活吗?”赵臻也严肃起来。
    “有这么严重吗?”秦恒之自语道。
    那燕之死
    当天晚上,秦恒之便对我说让我留在十方城,打理这里的生意。我虽然感觉奇怪,但还是应下来。然而此次与秦恒之分开再见却是战火丛中。
    在秦恒之离开之后的第二个月,北齐与燕国的战争暴发了。起因是燕国的附属国使臣对北齐新任皇帝出言不敬。北齐出兵讨伐。附属国向燕国求助,燕国派使臣入北齐谈和,却只剩人头送回。由此,两国战争正式打响。
    北齐分两路军入侵燕国,燕国亦分两路出路阻击。
    燕军东路。
    “秦将军,好久不见——”一人掀帐走入帐中,面带讥讽笑容。
    “李将军精神不错,不知是有何好事?”秦恒之转身看向他,面容清冷,一身紧袖黑衣如墨。
    “见到秦将军,心情怎能不好!”李进走到秦恒之前面绕他走了一圈,道:“秦将军真乃遗世佳人,这副装扮,真让人垂涎欲滴。”说着就想去撩秦恒之的耳边一缕垂发。秦恒之一把扣住他的手反扭在后,面容淡雅平和,但手中力量可将人手骨折断。
    “李将军,如果你不想要这只手,我不介意为你砍了它。”
    “你敢!”李进痛叫道。
    “你说我敢不敢!”说着,秦恒之手中加大力道,李进反手抽出腰间的配刀,毫无顾忌地砍了过去,秦恒之松手退后。
    主将赵臻走进来,道:“李将军,军中不可斗殴,你身为副将,怎可知法犯法!”
    李进一声轻哼,对着秦恒之叫道:“秦恒之,你等着。回了京,我叫你好看!” 说完,瞧着两人一脸鄙夷,掀帐离去。
    不用想,两人刚才肯定有些口角,并且肯定是李进执意挑起的。他对着秦恒之道:“恒之,没事吧。”
    “没事。此行一切顺利,两处粮食皆已烧毁。”秦恒之说得轻淡,但心里却隐陷不安。虽说押送粮草及存放由军队在做,尹合府并不参与,但粮仓被毁,难免不会责罪到尹合府头上。
    “你在担心什么?”
    “没什么。”秦恒之摇头笑道。这次入北齐,他并未去乌镇 ,而是北齐粮仓附近的村子里。没几天,燕国使臣被杀的消息传来。秦恒之带着几个人趁夜潜入粮仓一把火烧了干净,过后连夜赶回燕国边城□□。但不及北齐早有行动,□□失守,北齐军如助风长翅般一路快速推进。
    “颜玥就在东路军。”秦恒之道。“依日程,明天他们便会到此。”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赵臻说着,眼中露出锐利锋芒。那是在战场上才会显露出来让人胆寒的威慑。
    北齐东路军。
    “还没有查到吗!”正闭着眼睛养神的颜玥突然睁开眼睛,目光渗人。
    “回禀陛下,找到了,已经找到了。尹合府,乌镇尹合府做的。”跪在下面的人战战兢兢。“臣已经派人查了尹合府。”
    颜玥眉眼微聚,眼神更加可怕。“带人过来。”
    天色微晓,一切都还在沉睡中,彻夜静伏在暗处的捕猎者发起袭击。梦中惊醒的北齐士兵四处逃散,北齐皇帝颜玥在亲兵的护送下快速转移。这一战北齐东路军伤亡惨重,同时也结束了颜玥的光辉不败之迹。经过一役,秦恒之也被封为忠武将军。
    颜玥坐在上首,揉着眉心,底下站了一排人。
    “那人是谁?”
    “燕国礼部尚书秦佑之子,名叫秦恒之,平京有

分卷阅读17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