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ó⒅ɡν.ⅵ℗ 第五章真想一口咬掉……姐姐

和死对头一起出演动作片 作者:梨柏

pó⒅ɡν.ⅵ℗ 第五章真想一口咬掉……姐姐

      第二天,洛芳摇睡过头,踩着点到了拍摄现场,一路小跑,脸上的白羽毛面具都跑歪了。
    她扶好面具,对早就到位的导演和工作人员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麻烦大家久等了。”
    这次的导演是个叁十出头的摩登女郎,她友好地笑了笑:“小七是吗?我姓冯,叫我冯导就好了。离说好的时间还差两分钟,还没有迟到,昨晚发给你的剧本背熟了吗?”
    “冯导你好。”洛芳摇点了点头:“我背熟了。”
    她在车上的时候,就把那两页台词背的滚瓜烂熟,左不过是些不要,别这样啊什么的,好记是好记,说出口来也太羞耻了吧……
    “那就好,这场戏不需要做发型,小七你先去换戏服吧。”导演指了指换衣间:“你的衣服已经在里面了,记得里头别穿胸罩。对了,还没说片酬呢,拍一个故事一百万,你没什么异议吧。”
    听见别穿内衣,洛芳摇其实心里有点抗拒。
    然而再听见一个故事一百万,瞬间不觉得有问题了。
    不愧是柳大导开的公司,这财大气粗的,还以为是免费友情出演,居然还有这么多片酬,喵喵咪啊!
    等洛芳摇披散着一头柔顺的及腰乌发,穿着宫廷公主风的娃娃领荷叶边睡裙走了出来。ℋаǐτаɡωо.ⅭоⓂ(haitangwo.com)
    她不好意思地捂着胸前雪峰,尤其要掩住那两点在睡裙上绰约凸起的娇蕊,才发现这间拍摄房间里除了机器架在床前,只剩冯导坐在监视器前。
    哦,不对,还有某个耍帅的家伙不耐烦地斜倚在墙边,抱臂而立,身形挺拔,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矜贵清冷的傲气。
    只不过将齐眉的刘海放下来后,刻意揉乱了脑后蓬松的头发,又穿着一身幼稚的卡通睡衣睡裤,贵气全然无存,反而更像个奶里奶气的未成年大男孩,完美契合角色……
    冯导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招呼道:“小七,小九,都过来。我都已经清好场了,时间紧,任务重,一天就要拍完一个故事,在正式开拍之前,你俩先演给我看一下。”
    燕瀛洲一马当先,拉上手边粉红色的彩虹窗帘。
    他迈着大长腿走到房间中间的粉红色大床边,随手拿起大枕头抱在怀里,用可怜兮兮的口气道:“啊,姐姐,打雷了,外面电闪雷鸣的,好可怕啊……我好怕,小九想和姐姐一起睡……”
    洛芳摇暗骂了一声狗男人。
    姑奶奶都还没躺到床上,你就开始演了?
    今天要拍的这个故事,名叫撒旦弟弟和天使姐姐。
    配合他俩各自的艺名,主角名字分明是小九和小七,腹黑的撒旦弟弟小九不喜欢父亲新娶的继母,更不喜欢继母带来的拖油瓶姐姐小七。
    一个暴风雨夜,他用害怕打雷的借口上了继姐的床,一步一步引诱像天使般单纯无害的姐姐偷吃“禁果”……
    她急忙小跑到床边,踢掉拖鞋躺到床上。
    小手盖在羽毛面具上,装作突然被吵醒的样子:“唔?怎么了?小九,你怎么来了!”
    似乎又意识到自己仅仅穿着一件睡衣,她急忙捞起毯子盖住胸口:“小九你都十六岁了,怎么可以和姐姐一起睡?”
    “我八岁那年,就是在一个打雷闪电下大雨的晚上,妈咪永远地离开了我。从那以后,我就好怕打雷闪电。”燕瀛洲将自己的枕头放在她的枕头旁边,又一把掀开洛芳摇的大毯子,猴儿般钻了进去:“从前我只能一个人躲在衣柜里,现在爸爸娶了新妈咪,我也有了你这个新姐姐,姐姐你要陪我,我害怕……”
    洛芳摇:“可……”
    “啊,又打雷了,姐姐!”燕瀛洲轻轻叫了一声,扑过去将洛芳摇一把抱住,更吓得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她的颈窝。
    “停停停!”冯导手里还拿着剧本在看,发现不对立刻喊停:“小九啊,位置搞错了,你要埋你小七姐姐的胸啊!”
    “哦,好。”燕瀛洲点了点头。
    他松开怀里又甜又香的洛芳摇,不自在地深呼吸了一口气。
    干巴巴地重新念了一遍台词:“啊,又打雷了,姐姐!我怕!你不要离开我!”
    说罢看准位置,抱住洛芳摇的同时,终于成功将脑袋埋进了她鼓囊囊的胸前。
    那两团软绵绵的,就好像云朵似的。
    馨香软馥,娇弹可人,简直要将他整个溺毙其中,身下长物不自觉地又要硬硬朗朗地站立起来……
    如昨天一般,该死的太不争气了。
    他轻轻将下身移开,心道千万不能被洛大混球发现他硬梆梆的,要不然不知道她该怎么取笑自己呢!
    洛芳摇也浑身的不自在,燕瀛洲突然就抱住了她,就像昨天演戏时一样,他身上滚烫的阳刚气息迅速席卷而至,霸道无比地将她整个笼罩起来,如熊熊烈焰般烧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更别提他还把脸埋在她胸口。
    她几乎能感觉到他高挺的鼻梁都陷了进去……
    就是那个被陶桃夸赞是想在上面滑滑梯的名品鼻梁……
    从来没有和男人贴的这么亲近过,一时间雪背僵住,手足无措,浑身不敢轻易动弹分毫。
    可身下却蓦地有了异动,一股昨天就出现过的芬芳激流再次不期而至,来的茫然又汹涌,湿漉漉地沾湿了她细滑的腿根……
    千万不能被姓燕的那个小哭包发现她居然湿了!
    千万不能,千万不能,千万不能!
    老娘可丢不起这么大的脸!
    然而冯导还在远远看着,她只好难耐地夹紧长腿,强撑着继续演戏。
    她伸出雪白的小手,轻轻抚摸着燕瀛洲柔软的头发,充满母性光辉的安抚着弟弟:“小九乖,别怕,姐姐在……姐姐就在这儿呢!”
    “姐姐,你好香啊……唔,姐姐你把什么藏在胸口了,好软,好大,把脸埋在里面好舒服啊……”燕瀛洲拿侧脸又新奇地蹭了蹭,才一脸天真地抬起头来。
    他看着洛芳摇胸前被自己蹭得越来越低的睡裙衣领,根本包不住那里头两团胖乎乎的饱满嫩乳儿,仿佛融化的奶油般绵软雪白,两峰皑皑白雪藏也藏不住,轻易在中间挤出了一道黑黝黝的沟儿。
    她胸前那两只嫩乳饱满圆挺,随着她紧张的呼吸上下起伏,雪波荡漾,峰顶处的尖儿如粉樱吐蕊,嫩生生的,隔着睡衣薄薄的布料在自己的目光中羞耻地翘了起来……
    洛芳摇仿佛这才恍然惊觉不对,急忙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前风光:“小九,不可以!姐姐,姐姐什么都没藏,不要看,你不要看……”
    可话音未落,燕瀛洲就拿开她的手。
    ““刚刚是什么顶起来了,我非要看,看姐姐藏了什么?”他将洛芳摇那碍事的娃娃领猛地往下一拉,看着其中一只肥嫩可口的嫩乳儿跳了出来:“哇,姐姐的奶儿好大,好像小九最喜欢的水蜜桃……而且姐姐的奶头居然是粉色的,也是小九最喜欢的樱花粉,好嫩,好漂亮,小九真想一口咬掉……姐姐的小樱花奶头!”
    --

pó⒅ɡν.ⅵ℗ 第五章真想一口咬掉……姐姐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