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小七的小……小麻雀好像翘起来了,好

和死对头一起出演动作片 作者:梨柏

第六章小七的小……小麻雀好像翘起来了,好

      燕瀛洲说完这话。
    实在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之前背台词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对着洛芳摇本人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让他有些说不出口。
    虽然但是。
    她的奶儿的确像水蜜桃那么大。
    奶白奶白的,胖乎乎,肥嘟嘟的,颤颤的宛如受惊的兔儿……
    她的奶头也的确是粉色的,樱花粉。
    粉嫩嫩的,教人看着就想一口将那可爱的小奶头咬在嘴里……
    洛芳摇听得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如芒刺背。
    她也觉得这种台词羞耻的不成样子,尤其这种话还是从自己的死对头嘴里说出来的!
    “不,不要这样……别看……好弟弟,别摸,这样是不对的……好奇怪……”洛芳摇噙着眼泪,急不可耐地想将胸前雪白的奶儿给塞回去。
    可燕瀛洲置若未闻:“不要,好好玩……好软,好大……姐姐的奶儿可比水蜜桃软多了……白白的,还能揉成好多形状,哇,抓在手里好好玩,又好看,又好玩……”
    甚至还将她另一只雪白的翘奶儿也给掏了出来。
    不顾洛芳摇的阻拦,一手一个,左右手一起托着这沉甸甸的雪白大力摇晃。
    看着这乳波荡漾,颤巍巍地在自己的掌心摇晃不停,他愈发兴起,花式把玩起来,还用手指捏住那娇小的奶尖儿,给轻轻拉了起来。
    玩了一会儿,又用指腹重重按压那奶白嫩乳上凸起的樱花色。
    等到它们深深陷入奶白乳肉的包围之中,再慢慢离手,周围一圈如月晕般妩媚可爱,簇拥着那小小的娇粉蓓蕾,被他玩弄的逐渐肿硬翘立……
    “怎么办?变大了……也变红了……姐姐的小樱花都没有那么粉了,都红了,是肿了吗?我好像把姐姐的奶头给玩坏了,对不起啊,姐姐……小九给你含含,你千万不要生小九的气……”燕瀛洲眼神黝黯,说罢低头就含住了洛芳摇胸前其中一颗可爱娇俏的小花蕾。
    洛芳摇几乎在同一时间,浑身一震。
    难以言喻的酥麻袭上心头,柳条似的纤腰瞬间软了下来。
    忍不住从唇角溢出一声羞耻呻吟,声音又奶又软,娇媚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唔……不要……不可以……小九,快起来……别……别咬……别咬姐姐的奶头,啊,天啊,不行……”
    她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奶尖儿,就在燕瀛洲灵活的舌尖下被舔得几欲要绽放一般,被反复的吸吮玩弄,簌簌发抖着愈发胀大……
    这家伙,还真上嘴啊!
    不是说演戏吗?怎么还真的就上嘴啃了?
    唔,不行了!
    睡裙下的长腿交叉起来,近乎难耐地磨蹭起来。
    止不住的芬芳热流蓦地一涌而出,来的猝不及防。
    然而比这热流更猝不及防的是,突然有什么怒然勃起的滚烫大物贴了过来,烧红的烙铁般紧紧抵在她娇嫩嫩的大腿根处,还一弹一弹的,热气腾腾的,让人格外的心慌意乱……
    什么玩意?!
    操!他硬了!
    这狗男人怎么就硬了?!
    不过好像,好像真的很粗很大的样子……
    难不成他没说大话,还真的不是什么小小鸟?
    燕瀛洲身下已然支起了一个大帐篷,高高顶着宽松的睡裤避无可避就撞了过去,他也心慌的厉害,被她发现了吗?
    还是没藏住。
    就被发现了吗?
    “姐姐的大奶儿好好吃,比冰淇淋还好吃……”他恋恋不舍吐出口中已经被自己舔到红肿的小奶头,还得装着淡定的模样继续背台词,目光闪烁到根本不敢看洛芳摇的眼睛:“姐姐,怎么办?小七下面好难受,小七的小……小麻雀好像翘起来了,可难受了,憋得慌……”
    该死的。
    这谁写的破烂台词!
    小爷我这是小麻雀吗?
    呸呸呸!爷我这是大老鹰!
    “咔!”
    不远处的冯导突然来了这么一声,叫已经入戏的两人吓了一跳。
    洛芳摇和燕瀛洲一起抬头看了过去,才发现冯导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摄影机后头。
    “刚刚看你俩演的渐入佳境,没打扰你们就开拍了,我还准备整个一镜到底呢!”冯导拍了拍手里的剧本,皱着眉道:“可小九,你明明刚都演的挺好的,怎么突然就掉链子了!你要准确拿捏人物假天真、真腹黑的性格,说刚刚那句台词时候你磕磕巴巴干什么呢?你一定要看着姐姐的眼睛,力求可怜巴巴的,让她怜惜你,心疼你知道吧!再来再来,从那句姐姐怎么办再来……”
    “不是,这就开拍了?”燕瀛洲不自在地举起手,弱弱提问:“导演,接下来要怎么拍?剧本里弟弟说他那里翘起来了,然后还要脱裤子……不会真的要拍我露鸟  ,还要让……小七她上手摸吧,这不好吧……”
    “不然呢,总不能还给你来个借位吧!”冯导一脸的理所当然。
    她从镜头后歪头看了一眼燕瀛洲:“想什么呢,哥们!你以为拍青少年偶像剧呢?咱这可是成年人看的限制级色情片,你一个大男人矫情什么,露个鸟怕什么?人小七一个女孩子不还露胸了,不也什么都没说吗?看个人资料,你不是说你有二十厘米吗,怕什么?”
    洛芳摇正忙着捂胸前裸露的奶儿,突然间就被点了名。
    嗯?捧她,来踩燕瀛洲!冯导威武!干的漂亮!
    看燕瀛洲这臭屁王吃瘪,实在是叫她喜闻乐见!
    她凉凉地瞟了一眼燕瀛洲下面,看他卡通睡裤那处遮掩不住的高高隆起,果然鼓囊囊的好大一坨,怎么会撑得那么高,不是假的吧?
    洛芳摇压低声音,用只有燕瀛洲能听到的音量落井下石道:“是哦,二十厘米呢!小天王您如此骄傲雄厚的资本,还害怕掏出来在镜头下显摆显摆?某些臭男人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怎么样?该真刀真枪地露在镜头下接受大众的检验,不敢了吧?还想借位,亏您想的出来,就这您还敢说热爱演戏,连为艺术献身都不敢啊!”
    “嘿,谁不敢谁孙子!”燕瀛洲最受不了质疑,尤其是这质疑还来自洛芳摇的,他恨不得立马脱掉裤子自证清白:“小爷货真价实的二十厘米,有什么不敢露的!导演,露就露,我同意了!”
    冯导点头赞赏,将手头的剧本丢给他俩:“嗯,很好,我出去喊摄影师进来,你俩就按刚刚那个感觉拍啊,新人能有这样的表现力很好了,要继续保持住状态!你俩再熟悉一下剧本,之后最好还是一气呵成一条过!最好能商量一下,一会儿要弄哪个姿势啊!”
    “姿势?什么姿势?”洛芳摇眨了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突然心惊。
    现在轮到燕瀛洲说风凉话了,他一手捂着下面,一手拿起剧本:“当然是弟弟和姐姐做爱的姿势咯,洛女神大人,您该不会没看完剧本吧!”
    --

第六章小七的小……小麻雀好像翘起来了,好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