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诱女坏:坏女孩

乱炖肉 作者:如◆夏

【三】诱女坏:坏女孩

      我叫赵慕年,是一个坏小孩,因为我和自己的爸爸上床了。
    爸爸并不是我的亲爸爸,他只是我的养父,我是被他领养的养女。
    爸爸生了很严重的病,而我是他的药,只有我能治爸爸的病。
    我以为,只要我们踏出了那一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能捅破更进一步。
    可我从没想过我们会变成现在这样。
    “爸爸···”我的眼里带着茫然。
    “年年,爸爸是禽兽,爸爸对不起你。”
    男人在我清醒的时候无比认真的和我道歉。
    “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所以他就能狠心得把我丢下吗?
    赵子军狠心的帮我办了住校手续。
    可我走了他怎么办,我可是他的药啊。
    没了我,他怎么入眠?
    第二天,我旷课了没去上学。
    我的无声反抗,赵子军并没有放在眼里。
    当天下午,他领了一个小男孩回来。
    他把小男孩拉到我面前。
    “年年,以后他就是你的弟弟了。”
    弟弟?
    我不可置信得看他,想从他眼里看到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
    “坏爸爸。”我哭着跑开了。
    这算什么,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小心翼翼呵护的感情,在他眼里就是这样不值一提吗?
    我躲在房间里偷偷的流眼泪。
    要是以前,赵子军会心软,来温柔的安慰我的。
    可是现在他就像铁了心一样,但从我进房间开始我就再没见过他。
    后来,我才慢慢发现,他再也不会纵容我这些小孩子把戏了。
    所以,我是不是犯了个大错?
    又一天,我收拾好自己下楼。
    “爸爸。”
    赵子军带着那男孩在餐桌那吃早饭,我看到他克制住自己疏远得和他打招呼。
    赵子军看了我一眼,应了一声。
    我乖乖的和他保持着距离,直到吃好早饭司机送着我和行李去了学校。
    我还是选择了听话。
    课堂上我有些心不在焉,我想我要不要做个坏小孩,不好好学习,抽烟喝酒交男朋友,闹各种动静吸引他的动静。
    可我不敢赌他对我的耐心。
    我的情绪很低落,方敏看出了我的异样,她问我怎么了。
    我摇摇头。
    说是住校,也不是完全不让回家的。
    周五晚上司机来接我回去。
    我见到了赵子军,尽管他很努力隐藏,可我也能看出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果然没了我还是不行呀。
    我心里有些窃喜。
    可赵子军是个很倔强的人。
    温柔里带着刀,他要拒绝人的时候是不留余地。
    他疏远的眼神让我心里在滴血。
    新收养的小男孩乖乖的坐在我对面。
    我对他没有好奇也没有恶意。
    他乖乖地叫我姐姐,我点点头。
    我难道就不怕他抢走赵子军的爱吗?
    我也怕的,但我觉得那种事不会发生,而我也不会让他发生的。
    赵子军的倔强,让他的身体情况更加的糟糕。
    不过那时候我住校,学业确实很忙碌,加上我想让自己忙起来,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所以连带着几个周末都没有回去。
    而赵子军那愣是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
    要不是那天方敏和我随口一说看到有救护车来我家,我可能还什么都不知道。
    打车回去的路上,我心里满是焦急。
    我不知道我怎么上的楼。
    可是当我狼狈地跑到他门口的时候,心里却有些胆怯。
    最终开门看到的是空无一切。
    “姐姐,叔叔在你的房间。”
    男孩稚嫩的声音唤醒了我。
    我转头看他,小声和他说了谢谢。
    我很久没回来了。
    他也总让我少回来,专注于学习。
    我也不知道是赌气还是什么。
    我干嘛和他闹脾气呢?
    我轻轻推开我的房间门。
    果然看到了他的身影。
    赵子军没有很颓废,他穿着得体,胡子刮得很干净。
    可他就是休息不好,所以眼底一片青黑。
    他见到我的时候,有些恍惚。
    “年年?”
    “今天周几了?”
    他想去找手机看看日子,可我却上前一把抱住他。
    “爸爸。”
    赵子军没有推开我,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力气还是什么。
    他刚才躺坐在我的床上,正在翻阅一本什么书。
    我凑近了看,那不是什么书,而是一本相册。
    是我从被领养来从来到大拍的照片。
    旁边床头柜还放着好几本。
    我的眼睛有些酸涩。
    “爸爸,你睡一会吧。”
    “年年。”
    赵子军似乎还要和我说什么,但我不可拒绝的表情看着他。
    他不再说什么乖乖躺在我怀里闭上眼。
    赵子军瘦了好多。
    我看着他的脸像瘪了气球一样,有些苍老。
    我想摸摸他,可是我怕惊扰他休息。
    他睡得太浅了,稍微有些动静就醒了。
    可是这次他睡的太久了。
    我睡了又醒,看着天黑了又亮了,然后又天黑了。
    可是他都没有醒。
    “爸爸?”
    我很害怕的喊他。
    他身体还很温热,我的手去摸他的鼻息,很微弱但绵长。
    可我好像喊不醒他了?
    “爸爸?”
    我的嗓门又大了些,伸手摇摇他。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很害怕。
    “年年,你哭什么?”
    赵子军的声音很哑很虚弱。
    我激动得把他抱得更紧,不过他喘不上气的抽搐让我很快就放开他。
    我给他喂了水。
    家庭医生很快就来了。
    我都不知道之前我打电话的手有多颤抖。
    医生说赵子军只是太虚弱了,营养跟不上身体消耗,所以暂时性休克了。
    可我看到了赵子军朝医生微不可见得摇摇头。
    睡不着,没胃口,吃不下东西。
    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我很快就申请搬了回来。
    尽管我第二天白天很想留下来照顾他,可赵子军坚持让我去把学上好。
    在我的监督下他吃了不太多的早餐,我和他道了别后去上了学。
    放学回来的时候。
    踏进家门我就看到赵子军披着一条毛毯坐在阳台小憩。
    我怕他睡了醒不来,所以爸爸喊的很大声。
    赵子军吃不下太油腻的东西,吃的也很少。
    我很心疼,心里希望情况变好。
    “去辅导你弟弟作业吧。”
    赵子军温柔的让我和家里的新成员相处。
    那个小男孩特别的听话。
    他的房间干净又整洁,我过去的时候他在乖乖的写作业。
    “弟弟,姐姐不在家的时候爸爸情况还好吗?”
    我不记得他叫什么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他这些,明明他还小。
    “叔叔情况好像不太好,我经常看到他半夜在偷偷的抽烟。”
    他歪歪头又想了想。
    “之前他总是挂着一个瓶子。”
    “他不爱吃饭,好像晚上也不爱睡觉。”
    “他总把自己关在姐姐的房间里。”
    我的鼻子酸酸的。
    “姐姐,你怎么哭了?”
    “没事。”我抹掉眼泪。
    “你叫什么呀?”
    我第一次对这个新来的成员多一点关注。
    “姐姐,我叫木木,木头的木。姐姐你呢?”
    小朋友稚嫩的声音让我不由笑笑。
    “我叫赵慕年,你可以喊我年年姐姐。”
    小朋友旁边拿了一张草稿纸,在上面一笔一划写着什么。
    “姐姐的名字是这样写吗?”
    我侧脑袋看,歪歪扭扭写着赵慕年叁个字。
    “木木好棒。”
    我辅导好木木写好作业,不知道去我的房间还是去赵子军的房间。
    我犹豫了下还是先回了自己的学校。
    我没想到赵子军已经在我床上躺好等我回来了。
    “年年和木木相处的怎么样?”
    他笑着问我。
    我点点头,“木木很乖很可爱。”
    “你们能好好相处就行。”
    他好像很欣慰。
    时间还早,我问了赵子军要不要休息,他摇摇头,说想看我写作业。
    我点点头,把课外习题拿了出来。
    看我写作业这个场景,好像是很遥远以前了。
    自从我上初中之后,他就特别忙。
    赵子军没有说话,我能看到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思绪飘了一下,猜想他会想些什么呢。
    后面,赵子军的情况日渐好转。
    他的身体就想充能了一样好转起来。
    我的学业很忙,高叁的各方压力施加过来,每天在学校里上完晚自习回去都已经很晚了。
    我也想不去夜自习的,跟赵子军提过,他没同意。
    后来,他也忙起来了。
    有些时候我那么晚回来他都没回来。
    高考结束的时候我很高兴。
    因为漫长的假期等着我。
    我已经想好了,让赵子军带着我和木木出去好好玩玩。
    可我等来的不是喜讯而是噩耗。
    我真的不知道他怎么瞒得那么好的。
    他的身体就像一下子垮住一样。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熏得我头疼。
    身体各方面器官已经完全衰竭了,无力回天了。
    一个器官不行还能换新的,可全都在衰竭应该怎么救?
    我很绝望,我握着赵子军的手,他还在昏迷。
    赵子军,你怎么能这样,你想把我丢下吗?
    好多天后,赵子军清醒了些。
    “年年。”
    他很虚弱的叫我,望着我的目光带着爱怜。
    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别难过。”
    他想伸手给我摸摸泪,可是抬个手都好费力。
    我连忙握住他的手,我脸蹭蹭他的手。
    赵子军是在一个阴天去世的。
    医生宣布抢救无效的时候,我的血液好像都不会动了。
    我的眼前发黑,站都站不住。
    坏爸爸。
    我带着已经成年的木木去给赵子军上坟。
    清明时节正是雨季,晨起的雾气很冷。
    赵子军已经去世十年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撑过这十年的。
    自从他去世后,我就开始失眠。
    命运是如此的相似。
    可我不会去找下一个赵慕年。
    因为这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
    坏爸爸。
    我摸着墓碑。
    是不是你把我变成一个坏女孩的呀?
    泪已经流干了。
    木木考上了一所好大学。
    他也成年了。
    我摸着冰冷的墓碑脸上展现出笑容。
    我想是时候可以去陪你了吧。
    我选择相同的时间离开,希望木木不要生气。
    自此,赵慕年短短叁十五年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

【三】诱女坏:坏女孩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