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的交易

跃下枝头(NP) 作者:命雾

冷酷的交易

      这段时日以来,我与祁岁知算得上是岁岁常相见。
    区别在于,我们坐在会议桌的最左,他坐在离我及其遥远的尽头。如今天这般,并肩而坐,侧目就可以看清他眼底的微光和清隽的下颌,还是第一次。
    祁岁知的视线投射在拉斐尔的脸庞,陌生得仿佛前尘往事已忘。
    “医生怎么说?”
    定定打量片刻,祁岁知动了动嘴唇。
    于是我把医生告知与我有关拉斐尔的情况,又复述了一遍给他听。
    “把他送回意大利吧。”
    几乎不用详实的思考,祁岁知即刻做出了决定。
    送拉斐尔前来医院,一通缝合急救,好不容易出了手术室,时间已然转向傍晚,这间私人病房的最内侧是联扇的窗户,越发衬得空间敞亮、窗明几净。
    迎着布满天空的壮丽霞光,我摩挲拉斐尔病号服下嶙峋的手腕,失血过多的肌肤凉浸浸的,像是盛夏幽井之中与世隔绝的深水:“我不同意。”
    “他上了黑名单,禁止不经过申请随意回到国内。”
    “祁岁知,如果拉斐尔回到意大利会死,你也要送他去吗?”
    我依然有些沉迷地望着窗外渐次昏沉的霭霭暮色,灵巧的飞鸟振翅在天空划下从容归家的轨迹,似乎自己抛出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问题。
    从走进病房开始,像一尊迟缓的雕塑坐到现在的祁岁知,终于有了近乎于人的动作。
    他移动晦暗的目光,胶着在我和拉斐尔交迭的手指关节之上,提高了一点死气沉沉的音调:“是白慕告诉你的吗?你这么相信他们说的话?”
    “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我颇为期待地侧头,注视着他唇畔不自觉抽动的肌肉,“他也是你的弟弟,你会不会在意他的生死?”
    祁岁知语锋发涩,被我盯得回避着垂下眼帘,手指捏着袖口的风衣布料极力向下拉扯,试图覆盖住搭在腿侧的手背,我总觉得他很怪异,可又说不明白。
    “愿愿,送他回意大利吧,你不能容忍他在身边,我也不能,不是吗?”
    我一点也不意外会听到祁岁知下这样的决定,他向来是冷酷到底的人。
    哪怕是全心全意信赖着他的我,他都可以毫不留情地踢我出局,更何况天生便是情敌,还发疯狠狠捅了他一刀的拉斐尔。
    “我知道你怎么想我……但你留他在身边,会成为那些人的目标,这不安全。”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祁岁知的神色,他迎着我鄙夷又了然的似笑非笑,淡色的嘴唇抿得发白,指尖又碾了几下手背,才充满克制的对我解释道。
    “我不在乎拉斐尔回到意大利是死是活,更不在意你说每一句话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我的话缓缓说到一半,祁岁知的面颊已经有所预感的渐渐苍白,我望着他,慢条斯理将握着拉斐尔的手收拢在袖子中,攥成一个拳头,“我只是觉得放他在你眼皮子底下膈应你,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你不怕他死吗?”祁岁知下颔微颤,“我有很多种办法,让他神不知鬼不觉消失。”
    我短促笑了一声,用手支着侧脸,聊起漫无边际的话题:“拉斐尔的成长背景,你应该比我清楚很多,你说,为什么他既然下了决心,却没有干脆捅死你呢?”
    按住手背上凸起青筋的指尖,下意识隔着衣衫放在被拉斐尔捅出过伤口的腰腹部位。
    祁岁知的微表情变了几变。
    这一点破绽敏感捕捉进我时刻关注着他的眼底。
    我猜想祁岁知又回忆起了当时锐物刺破血肉的痛苦,于是带着点微妙的怜悯道:“拉斐尔清楚我厌恶你,可他怕真的捅死你,万一哪天我心思回转谅解了一个死人,会把恨意转移到他的身上……所以,你看,他做什么事都顾忌着我的想法,这才留下了你的一条命。那么你呢,我的哥哥?你要是爱我,又可以为我做到哪种地步呢?”
    “你上次说的,如果想要取得你的谅解,就奉上一切,还算数吗?”
    突如其来的询问令我心神一颤,情之所至的剖白,我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可以从生性傲慢自我的祁岁知身上得以实现。
    “我心甘情愿把你想要的所有东西给你,父亲的股份、卓承的地位,还有……还有,祁家的半山庄园,甚至我的财产也都转移到你的名下……只要,你把拉斐尔送出国,不要把他留在你的身边。”
    “你真可笑,为了铲除拉斐尔,宁愿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不可置信地重新打量着他,更不可置信有朝一日拿回自己的东西要踏过弟弟的尸体,“你觉得拉斐尔离开,我就会原谅你吗?祁岁知,你越来越像个疯子。”
    “我不求你原谅我。”
    祁岁知微微一笑,这笑容宛如荡在水面的碎影,只消光源散去,便再无一丝留在世上的痕迹,“我和拉斐尔,是你这二十多年不幸人生的起因,我要看着他彻底离开你的生命,才可以安心。所以愿愿……选吧,选择你要的东西。”
    我忽然意识到,他在逼我。
    逼着我即使得到梦寐以求的全部,余生也要背负亲手送拉斐尔去死的罪恶。
    “是不是,不见面就行?”
    这次轮到我喉咙发涩了。
    我无法放弃祁岁知开出的诱人条件。
    情感上,我的心性不足以迫使自己点头同意送拉斐尔回意大利自生自灭。
    我急切望着祁岁知,或许这份急切换成哀求更为合宜:“或者把他送到一个无法与我相见的地方,把他看管起来,是不是同样可以?”
    低下的恳求没有获得第一时间的回复,祁岁知用压抑又沉闷的眼神看着我,光线照射不进去的黑色下方仿佛翻滚着沸腾的沼泽。
    他无声无息了片刻,瘦削指节轻轻敲击座椅不锈钢制成的扶手:“那我说得再明白点好了,拉斐尔用你的手捅自己一刀,又叫白慕卖惨卖苦的诉说了一通,无非是赌你会心软留下他,从而证明你对他还有感情。”
    “你想个办法,让他彻底死心好了。”
    “不过,大概肉体的死去总胜于心死吧。”
    --

冷酷的交易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