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5000+)

恋胭 作者:惊蛰

黎明(5000+)

      荷花场的日子过去了,他们又回到忙碌的生活中。
    在面试结果出来前晚,陆胭做了一个梦,梦里她抱着一个大金元宝,然后又有无数金元宝掉下来,她快乐地眼冒金星。
    第二天跑去店里,谢道年已经在后门等她,轻轻倚着门框,身姿挺拔,清秀风流。
    “长庚,我···梦见···好大的金元宝,是不是,你的面试过了?”
    谢道年很惊讶,“你这么厉害啊?”
    陆胭猛地抱住他,“真的啊?”
    他点头。
    她忙问,“长庚,你去哪工作?”
    “国税。”
    “是梧城的吗?”
    “不一定。”谢家在机关里的亲戚大多都不在梧城工作。
    她抓住他的衣服,“长庚,我能去找你吗?”
    “当然可以,但是,你先好好读书,还有一年就毕业了。”
    她呆呆地看他,谢道年笑了,“怎么了?”
    “以后就不能这么随意去找你了。”
    “我又不是坐牢,会下班的,想什么呢?”
    陆胭抱紧他,没有说话。
    “你不许看别的女孩。”
    “有你就够了。”
    陆胭看他,扁扁嘴,手摸住小长庚,谢道年直起身子来,她靠近他,低声说,“如果敢看别人,我不放过你。”
    谢道年笑了,把她抱进怀里,“傻瓜,你当我这么厉害,能同时爱两个人。”
    我的爱都掏空给你了,分不出去了。
    陆胭笑了,她抱紧他,脸颊不断蹭着他的脖子。
    “傻丫头。”
    ·······
    一切都平稳发展。
    谢道年最终工作落实在锦城国税局,距离梧城有很长一段距离。走的那天,陆胭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送他,两人依依不舍地亲吻,陆胭一直看车开到梧城大道尽头才转身回去。
    陆胭继续上学,大四的她开始想毕业作品,也开始物色梧城的工作室,最终选定一家名为“见微知着”的私人工作室,到那里实习。
    因为工作的关系,谢道年只有周末才回来,陆胭绣了一块北斗七星的手帕寄给谢道年,他拿到时还惊喜了一把。两人到假日就穿着情侣装去逛街,陆胭夹娃娃的能力日益增强,谢道年回去时手里抱了一大堆她的战利品。
    平时见面的时间被大大缩小,幸好陆胭也比较忙,忙起来就不会太想了。
    只是有时候看到好看的景色,吃到好吃的东西,下意识叫长庚时,发现他在离她这么远的地方,心中不免失落。
    陆胭让他发一张他的制服照过来,谢道年很正式地拍了一张照片给她,浅蓝色上衣,系着领带,黑色外套,黑色裤子,身材高大挺拔,英气逼人。陆胭将它洗出来,每天晚上看看,亲上几遍才睡觉。
    舍友问她,“小胭,你和你男朋友异地,外面花花绿绿的,你不担心他?”
    大学也挺花花绿绿的。
    陆胭摇头,“他不是那种人。”
    长庚信她,她也信长庚。
    陶乐最近在家的时间多了许多,陆胭忙比赛,忙实习,很少回家,陶乐想找她谈话却不敢打扰她。
    晚上,两人视频,他在看书,她在做手工,两人戴着耳机讲话,谢道年看到好看的地方,还会和她分享。陆胭做到好的地方,会靠近镜头让他看看,等到10点,说声晚安,关灯睡觉。
    就这样,在谢道年没工作的晚上,他们都是这样视频过来的,屏幕后的男人已经步入社会,他比她早一步,她更不能落下。
    而陆胭专注一针一线时的模样,他是最爱看的,还有那白皙的脸颊上垂下几缕头发,怎么看怎么温柔。
    陆胭会问他工作累不累,问他同事好相处吗?
    他说,你要相信你男人的能力。
    每次听到这句话,陆胭都笑了,笑完后又更想他,手指抚着屏幕,就像真的抚在他脸上一样。
    舍友几个坐在后面,你看我我看你,眼里不乏羡慕。
    陆胭桌子上的作品越堆越多。
    ·······
    夜晚的云浮居后院,静悄悄的,一盏灯打在石桌上,围了四人。
    桌上摆了醉蟹,荷叶鸡,腰果虾仁,什锦煲,金菇玉子豆腐。
    这是谢道年工作后第一次聚餐,还是谢云鹏提出来的。
    陆胭坐在谢道年身边,谢云鹏给她倒了花茶,她连忙说谢谢。
    只要有谢云鹏在的地方陆胭都正襟危坐。
    谢道年夹一块虾仁给她,低声问,“你背后是架了夹板吗?”
    “没有。”她还是保持腰板挺直。
    谢云鹏夹了菜,漫不经心说道,“吃饭就放松点。”
    陆胭渐渐低下头来,陈露夹菜给她,“小胭啊,那天我见着你妈妈了,我们还到茶楼聊了一会。”
    陆胭呛了一下,谢道年给她倒水。
    陈露给她顺背,“没事,女人之间聊一下。”她又赞叹了一句,“你和你妈妈长得真像。”
    都那么好看。
    其实是陶乐找的她,那天她还在买菜,一个打扮精致有气场的女人走过来,陈露光是看她的长相就知道她女儿是谁了。
    只是没想到陶乐这么平易近人,那天她们聊了好久,陶乐和她如实说了工作情况和家庭情况,陈露也知道这个单亲妈妈的不容易。
    原本她就很喜欢陆胭,陆胭性格好,不扭扭捏捏,对长辈也礼貌。
    而且长庚还想娶她。
    能让儿子过得这么开心的,这么多年来,除了姨婆,就是陆胭了。
    陆胭不禁有些担心,“我妈妈说话比较直。”
    陈露摆手,“不会不会,温柔得很。”
    妈妈温柔?她骂起人来连屋子都抖灰。
    陆胭吐吐舌头,不再说话。
    她看看谢云鹏,发现他没有说话,脸色也没那么紧绷了。
    好像从长庚毕业那天开始,他的态度就回暖一点点?
    见她还一脸迷茫,谢道年敲她脑袋,“朽木不可雕也。”
    ·····
    吃完饭后,谢道年就被谢云鹏叫上屋去了,陆胭也没能把他拐到床上,趁着空当,他将她带到小巷里吻够了才放她走。
    晚上回到家,陆胭意外地在门口发现一双男人的鞋,还有陶乐的鞋子。
    妈妈不用上班吗?
    她悄咪咪地走进客厅,听了一会动静,渐渐地,有不同寻常的声音从房间传出来。阿宝路过她脚边,喵喵地叫,陆胭将它抱起来,关门下楼,在花圃中坐了许久。
    七里香的味道浓地人都醉了,陆胭把阿宝抱在怀里不断顺毛。
    对上它湿漉漉的眼睛,她沉默,久到手指上传来湿意,阿宝在舔她。
    “阿宝啊,你说是不是上次那个叔叔?”陆胭仔细想想那对鞋的长度,点了点头,“绝对是。”
    “你说妈妈这次,是不是认真的?”
    “喵~”
    她不是没有见过别人追求陶乐,但陶乐都是拒绝的,也从未有固定男朋友,这些年,妈妈好像就这么形隐单只地过来了。
    她其实很想有个人能对陶乐好,陆胭不管多孝顺,她还是希望有另一个人爱妈妈。
    这次会带别人回来,是认真的吧?
    陆胭心酸酸的,觉得她为自己付出太多,不仅仅是金钱,还有爱,今晚她还得知,妈妈竟然亲自去找陈露。
    她们说了什么?
    “阿宝,你孤独吗?”她问这句话时,想的却是陶乐。
    “喵~”
    “还要多久呢?”
    这句话,不仅在问陶乐,还在问自己。
    一个小时后,陆胭吹了好久的风,阿宝压在她腿上,重的要死,陆胭将它抱起来,放到一边,“你真的该减肥了,零食减半。”
    “——喵!”
    陆胭看见那天那个叔叔走下来,高高大大的,脚步匆匆,等走到花圃这里,见了陆胭,愣在原地。
    陆胭抱着阿宝,看着他,仿佛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不肯定来。
    这位叔叔看起来很局促,他静默,想了半天,只说出了一句,“你是···小胭吧?”
    借着路灯,陆胭还看见他脖子上的唇印。
    陆胭低头,“是的。”
    “你好,我叫魏靖涵。”
    陆胭听到这句话时,仿佛心中有什么东西裂了,开始透进风来,风吹地凉凉的,又有些酸。
    魏靖涵看着这个和陶乐相似的女孩,她看起来有些开心,又有些惆怅。
    他还想说什么,陆胭比他早一步,她憋红了脸,语气有些急,“好好对我妈妈。”
    说完匆匆抱着阿宝走了。
    魏靖涵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上楼去了才离开。
    悄悄开了门,陶乐在喝水,穿着一身白色缎面睡衣,卷发披散,姿态慵懒,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桌子。
    “妈!”
    陶乐一惊,差点把杯子摔了,见陆胭抱着阿宝站在门口,脸色沉静。
    女儿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抱着阿宝?是不是已经知道什么了?
    她原本还想找她谈谈,却没想到用这种猝不及防的方式。
    “怎,怎么回来了?不是上学吗?”
    “我实习了。”
    陶乐将睡衣拉好,“这样啊。”她走过来,试图拉她的手,陆胭没有反抗,随她坐到沙发上,陶乐看她脸色,试探地问,“回来很久了?”
    陆胭点头。
    陶乐叹口气,“你都知道了?”
    陆胭点头。
    陶乐脸皱了皱,有些头大,“他,是···”
    “我知道,是上次那个叔叔。”
    陶乐有些无措,她抽出烟想点起来,想一想,还是放下。
    “怨不怨我?”
    “不怨,妈,你早就应该找了,不应该等到现在的。”
    你都42了,半生都蹉跎了。
    她惨淡一笑,“能遇到我早就找了。”
    两母女都一样。
    “那个叔叔,是怎样的?他对你好吗?”
    提到他,陶乐脸色温柔下来,“嗯,挺好的,对我挺好。”
    “其实,我本来想早些告诉你,可你在忙比赛,妈妈怕你分心。”
    原来是这样啊。
    “他是做什么的?”
    陶乐想到他,微微一笑,“汽修厂的老板,帮我修过一次车。”
    陆胭想到那支口红,一个想法闪过,缓缓开口,“妈,是你找的他?”
    陶乐看她一眼,用手轻轻戳她脑袋,陆胭笑着抱住她的手。
    “那就是了。”
    陶乐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轻声说:“胭胭,我辞职了。”
    难怪妈妈最近没怎么去上班。
    “怎么这么突然呢?”
    “这个职位虽然来钱快,但做下去也不是办法,你还要嫁人呢,怎么能让别人看扁?”
    “我还早着呢。”
    “没事,你妈我也赚够了,我打算和别人开个纤体中心,不用老是倒班。”
    果然有了爱就不一样了,陆胭抱紧她,“妈,你辛苦了,我来养你好不好?”
    “还早着呢,好好读书。”
    陆胭问她,“你会和那个叔叔结婚吗?”
    陶乐低头想了想,“不知道,处处吧。”
    陆胭听见这句话,也觉得八九不离十了,陶乐这么慎重的人,承认就是长远的事。
    陶乐叹气,“你知道你当初追着长庚那小子时,我是多么害怕,你那个横冲直撞不要命的模样真像我当年。”
    不过幸好,都遇到好人了。
    “妈妈,长庚不是那样的人。”
    陆胭想起暑假那次她和谢道年的谈话,浅浅笑了,“是的,你的眼光很好,运气也很好。”
    “妈妈,那个叔叔几岁了?”
    “魏靖涵,离过一次婚。”
    他们都有孩子,魏靖涵的儿子跟了前妻,而她带着陆胭。
    说到婚姻,陶乐有些失落,失落的时候又看看桌子上摆的照片,眼睛里闪过愧疚。
    陆胭知道,父亲一直是妈妈心口上的伤。
    情伤是钝刀子,在你不经意的时候,不断来回磨动,直到把你的血肉割地支离破碎,你捡也捡不起来,拼也拼凑不成一个完整的自己。
    被伤过的人,身上是有缺口的。
    陆胭笑了,“妈,你好勇敢。”
    陶乐将头发往后拨去,笑了,眼角已经有了细纹,模样还是那么骄傲,那么艳丽,“当然了,我是打不倒的。”
    陆胭抱住她,泣不成声。
    陶乐拍着她的背,哽咽着,“都要好好的,好好的。”
    今夜,星星缀满天空,仿佛都是热泪做成的。
    ·······
    阿宝在地上滚了一圈,肥硕的肚子又圆了一圈,时间也转了一轮。
    期间,陶乐带陆胭和魏靖涵吃了好几次饭,这个叔叔不太会哄人,第一次见面就给陆胭买了一个大娃娃,陶乐没有和他说女儿是个娃娃机高手,陆胭还是大大方方收下了。
    一次吃饭,陆胭看见魏靖涵给陶乐挑了一碗的蟹肉,自己也没吃多少,而妈妈接过来时很自然,仿佛已经成了习惯,陶乐吃的姿态有些小女人,仿佛一下子卸掉了盔甲一样。
    陆胭背过身去,装作被辣椒呛到的模样,抬起头时眼睛有些红。
    喉咙火辣辣的,心也是火辣辣的。
    除了开心,还有怅惘。
    ······
    陆胭毕业了,是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她的毕业作品留校了,典礼当天,谢道年来了,捧着一大捧花,陶乐和魏靖涵也过来了。
    她十个手指都破了,弄作品弄的,包着创可贴,有点难看。
    她化了妆,笑起来灿如春花,穿着学士服,编了头发,清爽又精致。
    谢道年抱着她,每个手指都呼一遍气。
    她笑了,“你当我是小孩子吗?”
    谢道年仔细揉捏她的手心,“看着觉得好痛。”
    陆胭看他,谢道年对上她的目光,他突然按住她的下巴来回看看,看久了,陆胭以为自己脸上有花不成?
    “怎么了?”
    “怎么觉得,你好像变了?”
    “瞎说,我还是我。”
    爱人之间是有感应的,对方的丝毫改变都能察觉到。
    谢道年此刻有种她长大了的感觉,无关能力,好像一下子就成熟起来了。
    她朝你看过来的眼神都是坚定无比的。
    陆胭还是一副疑惑的模样,谢道年搂住她的腰,“没事,你带我去看看你的作品吧。”
    陆胭带着他到展览厅处,指着那一堆洛可可风的布艺系列,“我做的,做了半年。”
    洛可可风是一种十分精致又豪华的东西,陆胭选择这个,难度是有些大了。
    不过还是做出来了。
    谢道年不断揉捏她的手心,放在嘴边轻轻呵气。
    几个拿着相机的女孩过来,轻轻拍拍陆胭,模样羞涩,声音也轻轻的。
    学妹搓着手,“学姐,林老师叫我们来找你,她让我们和你交流一下。”
    陆胭笑了,“我没那么厉害啦。”
    林老师很看得起她,但她真的觉得自己没那么强,都是勤奋补出来的。
    学妹哀求道,“学姐,你就和我们说说吧,我太喜欢你的作品了。”
    “这样啊。”陆胭斟酌一下,“你们跟我来吧,我和你们说说。”
    学妹几个很开心,脆着声说,“谢谢学姐!”
    讲了一通,关于制作过程和心得都很详细,学妹们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陆胭口有些干,谢道年拧了一瓶水给她。
    他笑道,“还挺有模有样的。”
    她嗔他一眼,“读了四年,肚子没点墨水太说不过去了。”
    被人喜欢的感觉真的很好,有人肯定自己的作品,那真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陶乐走过来,“胭胭,和妈妈照张像。”
    “好,就来。”
    陆胭小跑上去,摆好动作,看着镜头,陆胭听到魏靖涵喊陶乐叫乐乐,她握着母亲的手,看陶乐笑得娇羞,陆胭心里开了一朵花出来。
    仔细一闻,应该是七里香。
    它有着陆胭最美好的回忆。
    魏靖涵还对着陶乐笑,陆胭上前,问他:
    “魏叔叔,我给你和妈妈拍张照片吧。”
    面对陆胭,魏靖涵还是有些局促,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女孩相处。
    “那麻烦小胭了。”
    他站到陶乐旁边,轻轻拥住她。
    陆胭按下快门,拍立得慢慢跳出一张照片。
    谢道年在后面看着她,陆胭将照片交给陶乐,向他走近,亲吻他脸颊,将镜头反过来,咔嚓,一张照片就出来了。
    谢道年拿手机看看脸,发现有个唇印,他轻笑,“又是一次猝不及防的偷袭。”
    陆胭将照片拿给他看,上面的女孩侧脸在笑,而谢道年则是半呆愣半开心。
    “能看见你这副模样也不容易啊,我要把它好好保存。”
    谢道年将脸上的口红印擦掉,趁她不注意,咬她耳朵一下,陆胭捏他大腿,他灵活躲过去。
    而另一边的陶乐,指着那堆作品,嘴里念念有词,魏靖涵突然抬头看陆胭一眼,对她竖起大拇指。
    陆胭指了陶乐,再指他,做了个十指相扣的手势。
    魏靖涵明白过来,嘴里念了句谢谢,将手放在陶乐肩上,仔细聆听她对女儿的评价。
    大家都有自己做的事,陆胭站在一边,显得有些孤独。
    她回头一看,谢道年正倚在门口,见她看过来,马上立直身体。
    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
    在感情中,衣服承载了一份回忆,同时也是一个标记,一针一线都是熟悉的,当手覆在上面时,还能感受到底下的温度和震动。
    就像那巷子里的七里香,夏日盛开的荷花,还有从窗户泄进来的天光。
    陆胭上前抱住他,他在她额头上留下一吻。
    此刻相拥,无声胜有声。
    --

黎明(5000+)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