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东东成长记

恋胭 作者:惊蛰

番外——东东成长记

      谢东霖出生在寒风凛凛的冬天。
    他的到来,给谢道年和陆胭的爱里再添加了许多酸甜苦辣。
    回首这段婚姻,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五年。岁月在生活里留下深深浅浅的印痕,冉冉升起一种更加醇厚的气息,带着曼妙而又深远的情愫,萦绕在他们之间。
    生东东的时候比较艰难,陆胭被推出来时已经昏过去了。
    七斤重的孩子,哭声大,手脚有力,连医生都说十分健康。
    南枝放学后被谢道年接到医院,被告知妈妈生了弟弟,进病房后,她趴到婴儿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睡得正香的孩子。
    好小啊,脸皱皱的,像个小老头,嘴巴还会动,真可爱。
    伸手去逗一逗他,还会摇头。
    好好玩。
    陆胭醒来时,病房里都是熟悉的面孔,谢道年坐在她身边,手轻轻摸着她汗湿的头发,然后在她脸上留下一吻,柔声道:“老婆,你辛苦了。”
    她声音沙哑,“长庚,孩子呢?”
    陶乐把孩子抱过来,小小的一团,两只小手做着投降的动作。
    陆胭轻轻抚摸他的脸,心在软,身体在痛。
    生的时候差点要了她的命,被刀割都没那么难受。
    吃完陶乐带来的流食,陆胭抱着孩子喂奶。
    在那晚,冬天的细雨下起来,空气一片肃杀,玻璃窗上一片薄雾,显得窗外的世界扑所迷离。
    谢东霖嘴巴一蠕一蠕,大口吃奶,两只眼睛黑溜溜,头上稀稀疏疏地长着几根毛发,他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吃饱之后,眯眯眼睛,又睡过去了。
    比起上一次带孩子,这一次陆胭已经有经验了,谢道年也觉得可以放心一些。东东在医院表现得还算平静,有南枝陪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逗他,他过得一点也不孤单。
    本以为也是一个乖巧的孩子,像南枝一样。
    然而——
    出院后归家的日子简直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
    每当陆胭回想起来,都觉得那是人生中最黑暗的岁月。
    东东晚上爱闹,只要没人抱他,他就哭,每次吃奶都吃很久,不吃也要含着,他不睡也不让别人睡。早上他睡得香,晚上就倍精神,把谢道年和陆胭折腾地翻来覆去,又是抱又是哄,夫妻俩轮流着休息,每天都精疲力尽,比照顾南枝时还困难。
    连续一个月的日夜颠倒,已经让人吃不消。
    在那段时间,陆胭都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变老了。
    孕后综合征冒出来,陆胭偶尔会掉眼泪,没有理由,就是想哭,让谢道年担心地彻夜睡不着。
    谢东霖摧毁人的功力实在太强大,强大到好几次陆胭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抱错了孩子。
    平时陶乐和陈露都会过来照看,谢云鹏抱他时,被东东扯着头发玩。魏靖涵逗他时,东东揪着他胸前的纽扣,一抓抓许久,等魏靖涵走的时候,扣子已经没几个完好的了,连南枝都学会抓着奶瓶给他喂奶,他很能吃,不给吃还哭,一哭就翻天覆地,把整个家弄得团团转。
    对比起乖巧的女儿,儿子简直就是折磨。
    东东也在那个时候得了一个花名——霸王。
    也是在那个春天,雅安花园的仙客来开得一片衰败,七里香直接枯萎了几棵,一如陆胭的心情。
    等他八个月的时候,每天爬着到处冒险,好几次把谢道年的墨水打翻了,将南枝的画笔打乱,阿宝见了他都要绕远路走,因为他每次见了它都会追着它跑,阿宝好几次被东东推搡,揉捏,抓摸,挪了好几个地方睡觉都被打搅,最后连窝都被端了,只能睡到沙发上。
    开春的日子,梧城的冷空气反扑,陆胭受了寒,加上谢东霖的难伺候,她一病就是两个月,吃药也不见好,谢道年忧心地要死,抓着儿子说了一个晚上的话,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第二天就亲自回乡下找一位老中医,配了好几副药给她吃,周末在家,没事就拉着她做仰卧起坐和引体向上,在生病和运动交替的几个月下来,病是好了,但陆胭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而那个小霸王,吃好睡好,体重涨了几倍,像只壮实的猪崽。
    晚上和谢道年温存时,他动作弄快一点,稍微激烈一些,她就哭喊着,老公,老公,慢点,我受不了。
    每当她满眼泪光娇喘着,不知是快乐还是痛苦的时候,他都会俯身捏她的鼻子,无奈道:“胭胭,你现在怎么了,稍微快一些就哭?”
    以前可是怎么奔放怎么来的。
    陆胭抱着他,满头大汗,奶白的胸乳一颤再颤,“生了这样一个霸王龙,我怕了,我真的怕了,我终于知道我小时候为什么会老是挨打。”
    也难怪一向温柔的母亲会变成夜叉,换作是她,生了这样折磨人的孩子,也会成夜叉。
    看着她求饶的虚弱模样,谢道年反而恶趣味起来。
    东东在小床里睡着了,如果被吵醒了就会大哭,哭得天崩地裂,连声控灯都会被他喊亮。
    简直是噩梦。
    陆胭也不敢大声喊,他掐着她两条腿,分得开开,眼看着那朵沾了水的花瓣,在抽丝,在吐蕊,在摇摇欲坠,在无力地承受,陆胭死死地捂住嘴巴,浑身通红,手不断轻打着他的腹部,用着急促的气音说:“臭流氓,臭流氓,只会欺负我。”
    黑夜里,只有一盏床头灯在亮光,谢道年的手臂肌肉鼓起,腹部的汗一直埋没到丛林中,消失不见。
    他笑了,撞得更加恶劣。
    压住她,两只手抓着熟透的果实,又挤又捏。
    见他这样露骨地看着她,陆胭湿得更厉害了。
    “唔···唔···”谢东霖嘤咛着,不满地踹了两下脚,能听见小床上砰砰的两声,吓得两人瞬间停了下来。
    幸好没有哭····
    只是做梦了····
    等了一会后,两人磨得浑身瘙痒难耐,谢道年干脆掀起被子罩住陆胭,夫妻俩在里面翻云覆雨,弄得通体酥软才肯歇下来。
    掀开被子,两人浑身汗湿,陆胭趴在谢道年的胸膛上,气若游丝。
    谢道年因为连续几个月的奔波,人也瘦了,下巴的轮廓更加清晰,陆胭上前轻轻咬住下巴,然后再抱紧他,谢道年将手搁到她腰上,拉好被子盖上。
    在他的手臂包围中,陆胭缓缓入睡。
    ········
    等东东长到一岁半时,南枝也上小学了,陆胭从见微知着工作室辞职,在家休养一段时间,将照顾孩子时失去的元气补回来。
    一位当年在大学时很要好的学姐向她抛出橄榄枝,问她想不想和她一起合作?陆胭想了半个月后答应她,工作室在梧城北路不声不响地落地,规模不大,装修精致,色彩淡雅,员工也不多,学姐有客源,订单来源稳定,陆胭每日的工作都很充实,几乎周旋在几位熟客之间,一件单子就耗上很长时间。
    东东在云浮居放着,每天都调皮捣蛋。
    掀玻璃缸的盖子,在货称上跳上跳下,玩招财猫的手,捏多肉的叶子,还经常跑到隔壁金鱼店去玩,金鱼店老板很喜欢这个机灵的小家伙,每次都会拿零食给他吃,还送他一只小乌龟,那只乌龟成为东东的宠物,养在云浮居的鱼缸里,他每天都要去看好几次。
    东东谁都不怕,只怕谢道年,因为谢道年不笑的时候真的很严肃。
    每次东东笑哈哈地追着阿宝跑,阿宝都会慌不择路,将沙发上的遥控踩掉,将日历踩翻,整个客厅叮叮当当,动静非常大。
    谢道年听见声响,放下毛笔,从房间出来,站在客厅,负着手,一眨不眨地看着东东,不需要说话,高高大大的身材就极具压迫感。
    每当这个时候,东东就会停下来,暗暗瞄着谢道年,确定爸爸没生气后,就马上跑过去,伸手要抱。
    小机灵鬼,特别会用自己的优势。
    喂东东吃饭,是最困难的事情。
    在云浮居的时候,陈露拿着饭碗,在后面跟着他,从街头喂到街尾,每次都要哄:“好了好了,最后一口,最后一口。”
    如果他不肯吃,陈露都会说:真的,东东,奶奶不骗你,最后一口。
    然后,许许多多“最后一口”,把人折腾地在街上来回走,直到天色变暗。只因东东吃饭喜欢含在嘴里吸味道,不肯下咽,所以每次喂饭起码要用上一个小时,家里的长辈轮流跟着,哄到嘴皮子都破了他才吃完。
    在煎熬和快乐中,他慢慢长大,日子也总算平静下来。
    谢东霖浓眉大眼,皮肤白皙,笑起来的模样像个天使,让人难以想象是那种上房揭瓦的性格。
    他两岁生日的时候,魏靖涵给他买了一辆四轮儿童车,黑白的外表,能坐人,可充电,有加速和减速按钮,还有喇叭鸣笛,很高级。东东最心爱的玩具就是它,每次出门都要骑,没电了还会拉着插头告诉陆胭:“妈妈,妈妈,电,要电。”
    陆胭去老街买菜都会带上他,将菜放他的车座后面的篮子里,让他开着带回家。老街不允许电瓶车开进来,路上都是行人,陆胭跟在一边照看,东东转弯和停车都十分娴熟,还会看周围有没有人,找着宽敞的地方走。
    街坊和老人看见了都会停下来逗逗他,捏一捏脸,摸一摸头,嘴里不住说道:“小靓仔,长得和爸爸真像啊。”
    在等他长到叁岁,陆胭和谢道年就给他买了一个可开启的存钱罐,告诉东东,每天喂阿宝叁次猫粮,就能获得一枚硬币,如果能每天把玩具收拾好,还能再获得一枚硬币。
    南枝每天倒垃圾,能获得两枚,完成一张画,也能获得两枚,她早就有自己的存钱罐了,拿起来沉甸甸的,比东东的有分量多了。
    姐弟俩把钱存起来,每天晚上都要摇一摇存钱罐再心满意足地去睡觉。
    随着年龄的增长,东东乖了许多,没有再让陆胭操那么多心,风风雨雨,终于盼来了阳光。
    谢道年和陆胭着手着让他上幼儿园的手续,也着手他的教育计划。
    东东喜欢和南枝玩,每天睡醒都会找姐姐,谢道年干脆买了上下铺的床架,东东睡下面,南枝睡上面,房间里铺着一张很大的飞行棋地毯,姐弟俩在上面玩游戏,阿宝每次都蹭过来,坐到路线上,挡住东东的棋,然后被东东推着出去,这只肥橘像拖把一样在地上磨来磨去,最后一个鲤鱼打挺,又走回到原位,把东东气得不行。
    东东学谢道年负着手,像个小大人,摇头道:“阿宝,你真是一只又肥又懒又坏的猫。”
    “喵~”它留给他一个肥硕的背影,尾巴一拍一拍地打着地板,好不神气。
    也许,它是在报仇他小时候对他的所作所为吧。
    呵,霸王龙也有拿橘猫无可奈何的一天。
    ·······
    夜幕降临,每家每户都亮着灯,饭菜的香味偶尔飘出来,藏匿着人间最平凡最真挚的家常。
    吃完饭后,一家人聚在一起看电视。
    东东和南枝爱看《奇奇颗颗历险记》,这部动画片讲述着两只恐龙的历险和浪迹天涯,共同成长和共同面对困难的故事。
    每天晚上吃完饭,姐弟俩都守着电视,有一集是慈母龙姐姐被翼龙追着跑,摔下悬崖,弟弟抓着藤蔓哭着爬下去救姐姐。
    这一幕太感人,表现的感情也很直接。
    东东看了之后着急地都哭了,他很生气,声音奶里奶气的,气呼呼地挥着手,“我要进电视里打翼龙,我要打他。”
    动静大了,阿宝抬起头来,望向东东,发现没什么事发生,又把头放下去。
    南枝抱着东东安抚道:“姐姐在这呢,没事没事。”
    “姐姐,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陆胭在一边剥橘子,谢道年坐在一边,夫妻俩看着姐弟俩有爱的一幕,下意识互相看看对方,然后发现对方都笑了。
    陆胭把橘子肉放到谢道年嘴边,谢道年熟练地吃进去,然后捞过她肩膀,在她额头上亲一下,陆胭全心全意依偎在他怀里,一边吃橘子一边看电视。
    墨色的夜里,他们是万千家庭中普通的一家。
    自从上幼儿园之后,东东就爱上了吃糯米糍。
    软糯的糍粑沾上花生碎,又香又甜,他光是想想就流口水了。
    周末,屋外卖糯米糍的人骑车走过,熟悉的滴滴滴音乐响起,东东放下手中的玩具,去房间的存钱罐里拿出两枚硬币,拉着陆胭出门买吃的。次数去多了,陆胭就站在卖糯米糍人几步远的地方,对谢东霖说:“东东,自己去买,妈妈在这里等你。”
    后来,谢东霖自己学会买糯米糍,存钱罐里的硬币也慢慢变少,陆胭这时候就告诉他,可以做一些家务赚硬币,比如:每次吃完饭后擦桌子,将鞋柜里的鞋摆整齐。
    他给阿宝倒猫粮倒了一年,这只肥猫已经赖上他了,每当他有好吃的,都会第一时间跑过来,又刮又蹭,非得从东东的嘴里撬出一些吃的不可。
    “你都已经这么胖了,我还在长身体,你怎么还和我抢吃的?”
    “喵~”
    “不行。”
    “喵~”
    “好吧,就一点点····欸····臭阿宝,你怎么整块都拿走了?”
    姐弟俩爱和阿宝玩,谢道年和陆胭就挑了一个空闲的时间,给他们叁个孩子拍了一套写真,好好保存,留着以后做纪念。
    时间像流水一样,往事都泡进一杯茶里,随着时光而慢慢沉淀,色泽更浓,味道更香。
    陆胭和谢道年结婚十周年结婚纪念日那天,按着老规矩,他们将南枝和东东放到云浮居,在每个人的额头亲一下之后就出门。
    以前东东小一点的时候还很好骗,给点糖和吃的就行。现在他长大一些了,对什么都好奇,也很难缠,见着爸爸妈妈骑车出去,不是开家里那辆四个轮的车,而是两个轮的,是那辆新买的很拉风的摩托车,他喜欢得不得了。
    谢道年把他放下地,陈露将他抱起来,他见爸妈转身走了,他们没有带上他,他就马上哭起来,哭得好像谁将他抛弃了一样。
    南枝上前给他顺背,“东东,我们不去,我们去看金鱼好吗?”
    “我要去,姐姐,我们一起坐车好不好?”
    南枝十岁了,她已经知道爱是什么,也知道爸爸很爱妈妈,他们待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候都会忘记他们姐弟俩。
    她还好几次看见爸爸亲妈妈,亲了好久。
    听见哭声,谢道年和陆胭走到一半又折回来,又哄又抱地将他哄停了,拿了他最喜欢吃的零食,南枝机灵地牵他去看鱼,走之前还笑眯眯地回头挥手,让他们离开。
    谢道年和陆胭见计谋有效,马上急匆匆出门,脚步又快又无声。
    有了孩子,过一下二人世界都像地道战一样,两人一边跑一边笑,也不知是在笑谁狼狈了。
    这样的夜,每年都会重复一次。
    夫妻俩在主题酒店里缠绵完,在无数次难舍难分的交颈中,这个纪念日再一次过去。
    窗外的梧城夜景,灯光璀璨,熙熙攘攘,繁华又寂静。
    两人赤身裸体地拥抱着,谢道年玩着陆胭的头发,陆胭在他怀里玩着他的手指,一场云雨过后,只余下彼此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在无声又温柔地慰藉着。
    回到云浮居时,天色已晚,整条芬芳路,夜宵档的生意依旧红红火火,小情侣们还在街上流连,猫猫狗狗蹲着点,瞄准客人丢下的残羹,马上一哄而上分食干净。
    南枝见了他们回来,笑着跑过来,谢道年一把抱起她,陆胭轻轻抚摸她的头。
    女儿长高了,眉眼都有她的影子。
    他们也会慢慢老去。
    南枝笑得很贼,她指一指屋里,“爸爸妈妈,快去看东东。”
    夫妻俩怀着好奇心走进去,只见东东在客厅里玩积木,背对着他们,小小一团,像个刚出土的香芋。
    陆胭蹲下来,在他面前挥一挥手,柔声道:“东东,爸爸妈妈回来了。”
    东东继续玩自己的积木,嘴巴抿着,婴儿肥看起来鼓鼓的,里面涨的都是气。
    生气的气。
    他没有理陆胭,转了一个方向,继续自己的积木游戏。
    陆胭起身拉了拉谢道年的手袖,低声笑道:“生气了,不理人。”
    谢道年憋着笑,他上前抱起谢东霖,在他脸上亲一下,“怎么了?东东,不开心吗?”
    东东摇头,“才没有,我很开心。”
    这小孩,还能装得像一点吗?
    这么傲娇,以后怎么找女朋友?
    谢道年抛出一句很诱惑的话,“明天我们去游乐园好不好?”
    话毕,东东马上抬起头,眼睛水晶晶的,声音又脆又高:“真的吗?”
    他一直想去游乐园,但都没机会呢。
    陆胭和南枝站在一边偷笑。
    母女俩笑起来的模样很像,南枝再长高一些,估计和陆胭当年十叁四岁的模样也相差不多。
    她扎着两条长辫子,清秀伶俐,出落得亭亭玉立。
    陆胭把下巴搭在她肩上,南枝笑着回头看陆胭,觉得妈妈今晚的脸像叁月桃花一样,特别好看。
    同学们都说,妈妈很美,也很有气质。
    妈妈看着爸爸的眼神,让她觉得,爱情就是这个模样。
    比友情多了很多,比亲情又浓了更多。
    他们也说,谢南枝,你在舞台上真有自信,告诉我们,是怎么做到的?
    她也没有什么秘诀,只是因为她从小就长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里,才比许多人多了一份勇敢。父母细水长流又热烈的爱,让她很幸福,也很自信,觉得自己能做到很多事。即使陷入迷茫,只要想一想家人,就会觉得元气满满。
    她的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妈妈。
    南枝抚上陆胭的手,在她脸颊边亲一下,陆胭笑了,将她抱得更紧。
    东东很快就被谢道年收买了,谢道年一把抱起他,他心满意足地趴在爸爸肩膀上,笑得像朵花一样,早就把之前的事忘得九霄云外。
    告别爷爷奶奶,一家人坐上车,陆胭搂稳了两个孩子,谢道年脚踏一打,拧开钥匙,车子慢慢开出芬芳路,只留下一地的七里香,飘起之后,又缓缓落下。
    月光皎洁,一地银霜。
    ·······
    许久未见,我的读者们,阿蛰有点想你们了。
    今天突然想写一写二胎,码了6000多字的番外,也不微博通知了,大家看完就留个言吧。
    新文再见。
    2018年11月1日,惊蛰留。
    --

番外——东东成长记

- 御宅屋 https://www.yuzhaiwuone.com